青海湖“水—鸟—鱼”系统保护不断向好中国最大内陆咸水湖的生态文明实践

青海湖“水—鸟—鱼”系统保护不断向好中国最大内陆咸水湖的生态文明实践

原标题:青海湖“水—鸟—鱼”系统保护不断向好中国最大内陆咸水湖的生态文明实践

...

青海湖“水—鸟—鱼”系统保护不断向好

中国最大内陆咸水湖的生态文明实践

6月4日,游客在青海湖二郎剑景区内游玩。 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新华社记者李琳海、耿辉凰

成千上万尾湟鱼逆流而上,在青海湖补给河流湍急的水势下,一边游一边产卵,形成“半河清水半河鱼”的湟鱼洄游奇观。

作为湟鱼的重要产卵通道,青海湖布哈河、黑马河、泉吉河等河流今年从5月底开始就出现湟鱼洄游迹象,一段不寻常的生命之旅随之开启。

湟鱼,学名青海湖裸鲤,是青海湖特有的珍贵鱼类,被列入《中国物种红色名录》。从2002年到2020年,青海湖裸鲤的资源量增加了近38倍。这是近年来青海湖水域生态环境改善的重要成果之一,也对维系青海湖流域“水—鱼—鸟”生态链的安全至关重要。

最高海拔5291米的青海湖是中国最大内陆咸水湖,是青藏高原物种基因库,也是“鸟类天堂”,全球8条候鸟迁徙路线有2条途经青海湖。

近年来,从青海湖裸鲤资源濒临枯竭到“鱼翔浅底”,从旗舰物种普氏原羚濒临灭绝到种群不断扩大,从面积持续缩小被担忧会成为“第二个罗布泊”,到水位连涨、大湖“王者归来”,通过统一规划、保护、管理和利用,青海湖“水—鱼—鸟”生态系统不断向好发展,为青海湖流域绿色保护注入强大动力。

6月初,记者驱车从青海省西宁市前往位于海南州共和县境内的青海湖南岸。一路上,碧空如洗,各种图案的白云似乎触手可及。从远处看,天空和湖水成为一色,游客站在湖岸欣赏美景。

由于近些年青海湖水位的上涨,青海湖二郎剑景区码头附近也增加了不少栈道供游客通行。

近15年来,青海湖水体面积及水位呈递增趋势。2020年,青海湖水位达到3196.62米,与2004年相比上升3.65米;水体面积达4588.81平方公里,与2004年相比扩大344.31平方公里,恢复至上世纪60年代的水平。

青海湖景区保护利用管理局副局长高静宇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政府在青海湖流域先后实施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天然林保护等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生态保护取得显着成效。

2007年启动实施的《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规划》,首次系统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治理,通过退化草地治理、湿地保护、沙漠化土地治理、生态监测体系建设等12项工程,取得了水资源量增加、生物多样性恢复、人与自然和谐增强等显着效果。

青海湖周边地区现有沙化土地170.7万亩、占区域土地总面积的11.7%。“十三五”以来,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持续加大沙漠化土地治理力度,青海湖周边地区累计完成沙化土地治理任务50余万亩。

家住青海湖北岸,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甘子河乡达玉村的藏族牧民尖木措说:“小时候青海湖周边风沙特别大,经过系统治理,青海湖周边湿地中出现了很多不知名的小野花。现在我是一名生态管护员,平日会做捡垃圾、日常巡护等工作。”

到了夏季,在青海湖鸟岛、沙岛等地,可见成群的水鸟在水面游弋,发出阵阵鸣叫。

青海湖水鸟种类有95种,占青藏高原水鸟种类的七成,约占全国水鸟种类的三分之一。每年在青海湖繁殖的斑头雁、棕头鸥、渔鸥、普通鸬鹚繁殖种群达到全球繁殖种群的三成。

去年,尖木措和政府工作人员一道,为因湖水上涨而失去鸟巢的大天鹅筑了6个人工鸟巢。

青海湖还是极度濒危动物普氏原羚的唯一栖息地。随着保护力度不断增强,环青海湖地区普氏原羚数量由2004年的257只增加到了2020年的2700余只。

“再过一个月,今年的普氏原羚小宝宝就会来到这个世界,保护站幼羚数量也将从60只至少增加到90只。”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青海湖南岸保护站站长吴永林说,看到普氏原羚种群的不断增大,感觉平日所有艰辛的付出都值了。

如今,“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展现出动人的自然之美,“鱼鸟共生”画面不断上演,显示青海湖周边生态环境不断向好,生物多样性日益丰富。

今年5月初,《青海湖国家公园总体规划》通过了国家级专家权威论证。未来,中国政府将以国家公园建设为契机,努力推动青海湖生态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国家公园建设意味着对青海湖进行更加严苛的保护,生态保护、绿色发展和民生改善将是我们的发展目标。愿青海湖美丽永驻,造福高原民众。”青海湖景区保护利用管理局规划建设处副处长刘青春说。 (吴刚 李琳海 耿辉凰)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