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游记之三《白河峡谷踏冰》

登山游记之三《白河峡谷踏冰》

北京白河峡谷,与永定河峡谷、拒马河峡谷并称“京都三大峡谷”。2016年1月16日,登山群一行开展了白河峡谷一日踏冰穿越活动。

崇尚冒险、掠奇、刺激是户外人的“通病”。听说白河踏冰极富刺激性,11点许,人们才到地点下车就已经耐纳不住,还没等领队“开会约法三章”,就三五一群地向河谷方向进发了。


...

走过一座米数宽,二十多米长,由木板铺成能晃动起来的吊桥,沿着与峡谷中小河并行而修的柏油路顺河而上。小河河窄流急,河边只结有宽不足两米不规则的冰层;偶尔有驴友跃跃欲试踏冰而行,总因安全不确定性太大,群友劝说作罢。显示出人们对踏冰活动的渴望与期待。


...


...

时间不长,穿过一座石桥,河面明显放宽,流水明显放缓,冰面明显放大,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两岸高山峭壁,冰水相间、冰宽流窄、芦苇成片的冰的世界。在相距数十米远的平坦冰面上,一男子似席冰而跪,面对悬崖峭壁,时而叩头,时而歇息, 又好像三叩一歇,歇后又叩。观之半晌,忖测不解,唯恐惊扰,起步前行。

冰面光滑无比,大家纷纷穿戴好提前备好的冰爪儿踏冰前行。穿着初试锋芒的冰爪儿,踏在坚硬光滑的冰面上,发出咯、咯、咯、咯....,虽非乐章,但让人听着倍儿感舒服、听不够的声音,让一路行车已略感乏味疲惫的状态,顿时烟消云散。

...

踏行在光滑、结实、厚重的冰面上,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冰面夹在宽窄不一的峭壁山峰间伸向远方,虽不规则,但不失美丽;对,应该是源于她自然的不规则而美丽。三五成群的酷男靓女在深邃墨绿色的冰面上交相嘻戏,留恋忘行。

驻足俯首细看,冰厚盈尺,透明如镜,水清见底;流水匆匆,水草弱弱,喝止乏力,宛如过客;更有时而让人眼睛发亮,镶嵌横卧在冰面、河边形态各异的巨石奇石,得益于大自然千百年的鬼斧神工,无情洗礼,让人赞叹称奇不已。

...

在这崇山峻岭、冰封的世界,让人不由想起南宋抗金名将杨再兴,单骑踏冰误走小商河的悲惨情景,不免让人痛惜唏嘘。

近四个小时的踏冰穿越就要结束了,该脱下冰爪安排回程了,真的让人有些依依不舍呢。

在坐车回家的路上, 不时的记起跪在冰面上对山而叩的那位男子,他也应该早已回家去了吧?

...

—————— * * * ——————

自题

人生过半复何求,远浊就清避激流。

薪俸无多资够用,幼鸦知哺心亦足。

室蕴小雅春色满,日有诗书摆案头。

余生上天若眷我,舍读阔游度春秋。

(丁酉年冬)

...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