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内战背后的中国地缘战略影响

也门内战背后的中国地缘战略影响

新浪军事

公众号ID:sinamilnews

关注


温馨提醒

解锁屏幕旋转,横屏看大图,效果更佳!
 伴着音乐,一起欣赏本期《出鞘》吧!

文末更有彩蛋来袭!


4月23日,阿联酋使用中国“翼龙-Ⅱ”无人机发射的“蓝箭-7”反坦克导弹,炸死了也门胡塞委员会主席萨利赫萨马德,据悉他当时正准备参加联合国斡旋下的也门局势和谈。自2015年3月,沙特等国发起打击胡塞武装的“果断风暴”军事行动以来,也门战事就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而这次阿联酋意外击毙胡塞高层会对也门局势造成何种影响,又是否为中国提供了介入中东乱局的契机,本期出鞘带您关注陷入战争漩涡的红海前哨——也门。


也门位于阿拉伯半岛南端,北接沙特阿拉伯,南隔曼德海峡与吉布提相望,海岸线长达1900公里,是扼守印度洋和地中海间航路的地缘交通要道,军迷所熟知的亚丁湾便是以也门城市亚丁命名。也门曾是阿拉伯世界古代文明的摇篮之一,素有“阿拉伯乐园”之称。在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笔下,盛产乳香和没药的也门是红海以东芬芳弥漫的香料海岸。而在神话中,也门港口城市亚丁则有亚当、夏娃下凡居所的美称,其首都萨那也因诺亚父子曾来此避难而闻名。


也门与中国的交往最早可追溯至汉代,据传也门商人早在马因王国时代,就已扬帆东渡,将当地的香料销到中国。东汉郭宪在《别国洞冥记》中曾记述汉武帝时期焚烧天下异香的故事,当时焚烧的有沉光香(乳香)、涂魂香(苏合香),其中涂魂对应的就是今天的也门佐法尔港。也因此,也门被古代中国人称之为“香国”。到了明朝郑和下西洋时,这位中国大航海家就曾3次到过亚丁(明代时称亚丁为阿丹),并载回猫眼石、珊瑚树、龙血树和狮子等珍品,据传至今在也门亚丁港还留有一座郑和纪念碑。


除了经贸往来之外,中国还曾给予也门各种援助。1956年建交后,中国援建了也门的第一条公路——荷台达至萨那公路,而荷达台终点即为郑和登陆之地。70年代中国又继续派出专家组援建了阿伊尼——马非德公路。此外,中国还曾帮助也门建设盐场,原本年设计生产能力为20万吨,但后来在试生产中这座盐场的实际生产能力却达到了80万吨。当时中国专家组组织工人先试用人工铲碴,结果40个人一天才铲一个池子。直到今天,中国仍然是也门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荷台达至萨那公路所经过的地区山高路险,地形非常复杂,最高地段海拔达3000多米。中国当时派出一支参加过康藏公路建设的队伍来到也门,短短3年时间就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但就在1962年1月的工程验收过程中,张其弦工程师不幸因车祸牺牲。也门政府则在萨那市郊西山脚下的公路旁,特批了一块墓地,将张工安葬于此,并建亭立碑以资纪念。时任中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同志亲笔题写碑文“张其弦工程师之墓”。此后,在也门工作的中国人都习惯地称这里为“张工墓”。歌曲《在也门的晚霞中》似乎就是以我国援助也门修建荷台达至萨那公路为题材写的。


也门如今的内战最早可追溯至1914年,当时英国与土耳其签订《英土条约》条约,将南也门划为英国殖民地,北也门分给土耳其。1918年,也门北部从土耳其独立,成为阿拉伯地区第一个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其后,北也门在与沙特阿拉伯的战争中不幸战败,被迫割让了纳季兰等地区。二战后,也门开始独立建国并尝试南北统一,但由于其重要的地缘位置,却再次沦为美苏两强实现全球战略的棋子。美苏在中东地区的争夺,还曾几度把这个位于“红海之峡”的也门推到了中东对峙的前沿。


1963年,南也门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组成了民族解放阵线,依靠农村作为基地,与英国殖民者展开了谋求独立的武装斗争。1967年,英国人撤离后的南也门成立亲苏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而北也门则于1962年在埃及纳赛尔政权的支持下,自由派军官领导军队,成功了推翻穆塔瓦基利亚王国,成立亲西方的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北也门成立后,由于社会制度和国际立场的不同,两边一直势如水火、多次爆发战争,直到1990年南北实现合并。


南北也门在1990年合并时,采取的措施是政府机构全部合并,军队则在保证相对独立的前提下实行了换防。但由于先前社会制度迥异,比如已习惯现代社会生活的南也门人,就难以适应北也门那落后的部落文化,南北双方的矛盾可以说是并未因统一而缓解,反而加剧。统一后不到4年,也门便爆发南北内战,但因北方军队实力较强,仅隔2个月,也门便以北方军队攻占亚丁的方式结束了内战。内战的结果是,也门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控制力减弱,各种部落武装组织乘势而起,而这为胡塞武装的崛起埋下了伏笔。


胡塞武装是什叶派中的宰德派分支,而宰德派则又是什叶派中最古老的分支,也称“五伊玛目派”,是目前什叶派中仅次于“十二伊玛目派”的第二大分支,目前在也门占据人口总数的近4成。胡塞武装于上世纪90年代兴起于北部萨达省,最初目标是为反对时任总统萨利赫的军队。但到2014年,接替萨利赫担任总统的哈迪实行了包括取消全国汽油补贴在内的改革政策,这导致控制贫困山区的胡塞武装从中央得到的资金援助变少。而为反对哈迪,萨利赫与胡塞武装实现和解,其后也门内战爆发。


也门的这场内战至今已导致全也门近三成儿童死亡,因此流离失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2011年,中东多国因抗受不住油价下跌的财政压力,大量取消政府补贴,导致“阿拉伯之春”运动爆发。汽油补贴的取消,也导致也门民众爆发大规模抗议游行,要求已担任总统34年的萨利赫下台。但萨利赫却在辞职问题上几度反悔,在联合了胡塞武装进军首都萨那后,却又转而投靠沙特。当然,最后擅长变脸的萨利赫也被胡塞武装以背叛为由而打死。


2015年3月,逃出胡塞武装控制的也门总统哈迪出现在了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的一处空军基地,并受到了沙特领导人的会见。其后,沙特组建了多国联盟对胡塞武装发起了代号为“果断风暴”的空袭行动,当时参与军事行动的还包括海合会的成员国和海合会之外的国家。沙特如此紧张也门局势,是因为也门位处沙特后院,自古就是外部强权入侵阿拉伯半岛的门户,一旦也门局势陷入失控境地,显然沙特的国家安全也将受到不利影响。


其实,沙特出兵也门也算是轻车熟路了。1962年9月26日,以萨利赫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革命,废黜了新加冕的国王穆罕默德·巴德尔,控制了萨那,建立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北也门开始内战。期间,埃及纳赛尔政府派出大量部队到北也门参战,而沙特阿拉伯和约旦两国也以支持北也门王室为由参战。但因为沙特阿拉伯和约旦的空军缺少飞行员,于是两国向台湾当局提出,希望台湾当局派出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负责驾驶和维护沙特阿拉伯空军的F-86战机,为支持北也门王室的军队提供空中支援,不过最后没有成功。


转到1979年,南也门与北也门再度发生军事冲突,沙特阿拉伯随即派出援助团援助北也门,包括提供美制F-5E给北也门只剩几架米格战斗机的空军。但当时的北也门却不愿在让曾在内战中支持前北也门王室的沙特空军进驻。而沙特阿拉伯方面又不信任有意援助的美国,于是当时操作F-5E的台当局空军成为了替代沙特阿拉伯空军的最佳选择。


1979年,台军“大漠中队”人员穿着沙特空军军服,乘坐C-119运输机从台南飞至沙特塔依夫基地,随后8名飞行员首先驾驶涂有沙特军徽的F-5B战机前往北也门基地。当时前往北也门的台军飞行员,多为拥有上千小时飞行经验的资深飞行员,台当局派遣他们前去与年轻的南也门空军交手,主要还是为了积累与米格-21的作战经验,以为可能的台海空战作准备,此外当时也传言解放军有部分飞行员曾前往南也门助战。值得一提的,那位曾自称帅过宋仲基的冯世宽就在这期间担任台当局驻沙特武官,参与了“大漠计划”。


目前一打开也门战况的新闻,便是“王爷军”各种被“拖鞋军”暴打的消息糊脸,沙特这个中东大国脸面可谓是丢尽。去年初,沙特海军的一艘“阿·麦地那”级导弹护卫舰,就在也门近海被胡塞武装发射的反舰导弹击中。胡塞使用反舰导弹经验丰富,此前2016年10月,胡塞武装就曾使用伊朗仿制中国C-802的“努尔”反舰导弹击毁了阿联酋一艘HSV-2高速联合运输舰,但在试图使用反舰导弹攻击美国军舰,却因干扰没能击中。当然在也门附近阴沟翻船的不止有沙特,美军导弹驱逐舰“科尔号”也曾在也门近海,被一艘装有烈性炸药的橡皮艇给炸出个40英尺的大洞。


据说,胡塞武装战力如此强悍,与他们擅嚼“卡特”有关。卡特是也门当地盛产的一种低烈度毒品植物,目前在也门72%的男性和33%的女性每天都在嚼卡特,农民们在嚼卡特上的花费甚至占到收入一半。卡特茶贡献了也门6%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及14%的就业岗位。茶叶开支占到家庭预算的10%,从而影响了基本的食物、教育和健康方面的开支。这种茶叶需要大量水灌溉,这进一步消耗了也门原本贫乏的水资源,此外种过卡特的土地也难以再种植小麦等粮食作物。


伊朗一直在暗中支持同属什叶派的胡塞武装,并推动建立“什叶派新月地带”,这也是沙特等国坚决出兵的另一大原因。据中国网引述英国路透社报道称,伊朗一直在暗中支持胡塞武装,并向其提供了大量资金,以及运送了大量先进武器。伊朗的目标,显然是希望借助胡塞武装的力量,来恢复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但这是沙特所不能接受的。


伊朗给胡塞武装运输武器目前主要是通过海上和空中两条通道。伊朗自2008年以来派出了大批护航舰队巡航亚丁湾,美军认为这些伊朗船只其实就是在为胡塞武装运输武器。环球网曾引述美媒消息称,美军就发现过装载大量武器的8艘伊朗船只秘密驶向也门。而在2015年4月,沙特又发现一架装载武器的伊朗运输机准备秘密降落萨那机场,当时这架运输机从伊朗起飞后直接绕道阿曼空域外侧,潜入也门空域。沙特联军为阻止伊朗运输机降落,最终将萨那机场的跑道给炸毁了。


此次阿联酋“意外”获取如此重大的战果,有分析认为是故意为沙特与胡塞武装的秘密和谈“添堵”。沙特自出兵也门以来,花费庞大却战果寥寥,但比这更令沙特高层堵心的是,眼见出兵许久,却难见战事终结的曙光,可以说是已陷入“骑虎难下”的境地。1905年,“奉天会战”结束后,回国汇报的“满洲军”总参谋长儿玉源太郎在听到和谈尚没眉目的时候,劈头就是一顿痛骂:“战争一旦开始,最大的课题就是怎样结束。”显然当初沙特出兵是“只求一时爽”,而靠着沙特与伊朗对峙获利的中东小国,当然也不希望这场仗尽早结束。


也门近几年进入中国民众的视野,还是在2015年的我军也门撤侨行动中。当时中国派遣第十九批护航舰艇编队临沂舰、潍坊舰、微山湖舰赶赴也门执行撤侨任务。临沂舰靠岸后便进入一级战斗部署,舰体右舷的7管30毫米速射近防炮随时准备开火。与此同时,全副武装的蛟龙突击队队员也迅速出动,控制了港口附近区域,并树立起英文警告标示。也门撤侨行动,是中国第一次使用武装军舰从外国撤侨,并且有武装人员携带武器离舰登岸设立安全区,标志着中国海军开始走向全球作战。之前热播的电影《红海行动》便是以也门撤侨事件作为背景。


事实上,在1986年的南也门内乱中,中国就已执行过一次撤侨行动。1月17日,中国人员在我驻也门使馆的组织下,搭乘英国皇家游轮撤往吉布提。1月20日,中国执行撤侨任务的民航班机抵达吉布提,将近百人先行撤出,其后22日,中国远洋公司又派出两艘货轮抵达吉布提,将剩余的500余名中国公民接走。这次中国驻南也门人员撤离行动实际上是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对我在国外公民实施领事保护,虽然规模不大,但为后来的利比亚撤侨和也门撤侨积攒了宝贵经验。


中国海军走向全球作战,势必要有布局全球的基地作为支撑。虽然目前我军已在亚丁湾实现常态化巡航,并在吉布提建立军事基地,但扼守曼德海峡、兼具东非与阿拉伯半岛跳板角色的亚丁才是历史上布局红海和亚丁湾的首选之地。同时,也门又因与伊朗、沙特间纠缠千年的“缘分”,也是中国在局势复杂的中东地区玩“离岸平衡手”的最佳切入点之一。当然,航路利益和潜在的石油利益也是应当考虑的因素。


“嘴上都是主义,那心里全是生意”这句台词无疑是现今中东局势的最佳注脚。无论是什么等级的国家,无论是拿着怎样冠冕堂皇的借口,变着法地介入中东乱局,那背后盘算的永远都是赤裸裸的国际生意经,中国显然也不必耗费巨大心力去为中东带去所有人都不期望得到的“和平”。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下期再见


电影《到也门钓鲑鱼》片段:向中国三峡取经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今日彩蛋

新浪军事

微信号:sinamil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