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小黑狗

又见小黑狗

邻居我们,门挨门。

今年春节返乡,我戴着口罩刚到家门口,忽地窜上来一只小狗,嗷嗷直叫。我连忙摘下口罩,刚对视两秒,它立马不扑了,安静下来,退了回去。

我们结识于去年春节。

那时候,我发现邻居家多了只小黑狗。不大一团儿,很是可爱,总趁我们大门开着的时候溜进屋来。我妈爱干净,常赶走它后再关上门,但它不定何时又进来了。

参与亚洲首个“Yahoo! 全球市场高峰会” 探讨疫情下的商机
Sponsored by Yahoo 财经

我感兴趣,问起小狗的事儿。

我妈说,这个小狗估计长不大,隔壁那家儿养它一阵儿,大多就杀吃了。我听了,心一沉。

后来,每次看到它兴致勃勃地摇头晃尾、跑来跑去的样子,就甚怜惜。

吃饭时,它在,我把啃过的骨头给它;有时它静静来了,我会偷偷地扔给点好吃的。我望向它,能让它多吃点就多吃点吧,行点善事!它呢,时常安静地蹲在我身旁,把两汪净澈、善良而无辜的眼神投向我。

几天很快过去,我上班了。后来,渐渐就把小狗的事儿给忘了。

直到那天窜上来,才想起还有它。它是只小体格狗,但较之去年个头明显见长。它还活着,真好。

听母亲说,门口刚好有一条路,平时这只小黑狗操心得很,逢人就叫,特别厉害,整天汪汪。

我家喂的鸡它也撵,东边邻居家圈起来的鸡之前也被它咬死一只。邻居气恼,前阵子把它腿打瘸一条,后来它每次看见那个人,都前后追着咬。很明显,这是只性格烈的狗,母亲并不喜欢。

我素来爱狗,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加之之前与它相处有感情,我恨不起来,于是,依旧继续了之前的情谊。

知识产权培训课程
Sponsored by 知识产权署

了解到邻居目前并无抛弃之意,它还能继续活下去,我放心多了。

只是希望,它再厉害,对路人只是提防不真动口,不然主人真得好好料理它。不过,也没听说过咬着谁;还有,希望能不再去伤害鸡的性命,不然,我都想揍它。不是因为撵的是我家的鸡,是每只鸡都和它一样,是条生命,都有多活一段的权利。

果然,在家这几天,每天晚上,它都早早在大门口对着黑暗汪汪叫,叫哇叫,我听得清清楚楚。

这次回来,它虽不咬我,但时隔一年,还是陌生了。那晚我在大门外扔地上吃的给它,它张望着,脚步有点迟疑了。我唤,它走过来吃了,但打这次起,对我熟得跟以前一样了。

这个年,寂寞得很,不走亲戚,少窜门。但这样也好。晚上,我闲来没事,喜欢在门口黑漆漆的小路上走走,有时,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它常从暗处悄悄溜出来,跟着我走,要么,潜藏在我附近的暗地里,乖乖的。

我对它的感情,怎么说呢?起初是因为一份对生命的怜悯,现在,仍是希望它能活着。

精神健康急救课程识别及纾缓精神问题的征状
Sponsored by VTC 持续专业进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