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内亚,家里有矿的穷国——“非洲之父”塞古·杜尔想要改变一切

几内亚,家里有矿的穷国——“非洲之父”塞古·杜尔想要改变一切

小国的悲哀其实体现的淋漓尽致,几内亚在发生了大事的情况下才会被我所看到,但又很快的消失,仅仅是看到。

...

几内亚,位于西非西岸,国土面积约为24万平方公里。几内亚自然资源丰富,有“地址奇迹”之称。铝、铁矿储藏大、品位高,其中铝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一。水利资源丰富,是西非三大河流发源地,有“西非水塔”之称。可耕地600万公顷,其中80%未开垦,农业发展条件得天独厚。


但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躺着赚钱的国家却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经济以农业、矿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粮食不能自给。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奇特现象呢?


我拒绝加入共合体

1958年,法属西非和赤道非洲人民的反殖民斗争愈演愈烈,各殖民地反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非洲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以及越南战争更是让几十万法军陷入战争的泥潭。


由于长期的战争导致庞大的军费开支压得内阁喘不过气,国内出现了尖锐的政治危机,导致原本就不稳定的国内局势动荡的更加剧烈。这时候法国人想到了那个曾经带领他们打赢二战的人来主持大局,于是戴高乐重新上台了。

戴高乐上台后对于非洲殖民地问题推出了一个“新宪法”,提出创建一个所谓的“法兰西共同体”,大意就是放松对殖民地的管制,殖民地虽然是你们管,但却是法国人说了算。


当时摆在殖民地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加入共合体,要么就和法国断绝一切关系。但几乎所有殖民地都知道戴高乐其实就是想打着共合体的幌子来继续殖民罢了,他们看似有的选,但其实没得选,属于形式主义选择权。于是碍于法国的影响力和经济被迫过于依赖法国,只好纷纷“心甘情愿”的加入了“大法兰西共合体”,共同构建大法兰西共荣圈。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殖民地中就是出现了反对的声音,而这个刺头就是几内亚。西非苦法兰西久已,殖民地是没有出路的,“宁要自由中的贫困,不要受奴役的富有”,我塞古·杜尔拒绝加入共合体。

...

祖宗斗争之法不可变

塞古·杜尔于1922年1月9日出生在几内亚法拉纳省。外曾祖父萨莫里·杜尔是十九世纪末领导几内亚人民抗击法国殖民侵略的民族英雄,被人们称为“黑色的骑士”。杜尔从小就受到外曾祖父斗争精神的熏陶,使他勇于对不公进行斗争反抗。


在杜尔15岁时,学校非常歧视黑人学生,并在伙食上进行克扣,杜尔对如此不公的行为感到愤怒,表示祖宗之法不可变,斗争!于是冒着被开除的风险组织了一次罢课来对校方进行抗议,结果不言而喻,校方还真就给他开除了。


虽然被学校开除了,但杜尔并没有因此放弃学业,他依靠函授,刻苦自学,完成了技术学校的全部学业,后来成为科纳克里市邮电局任会计


1945年几内亚邮电工人工会成立,杜尔作为这个全国几个最大职工会的创建者,被选为总书记。邮电工会成立之后,杜尔为了争取应得的利益就领导了一场76小时的罢工,最终取得了胜利。后来则在法国总工会的影响下学习了马克思和列宁的着作,研习了共产主义,并于同年创建了几内亚总工会。1947年5月,杜尔在几内亚总工会的基础上,创建了几内亚民主党,任党的主席,后来改任总书记。


1952年法国议会在共产党等进步力量积极斗争下通过了一项劳动法,劳动法规定每周40小时工作制,工人不分肤色同工同酬等。当时的几内亚还是法属殖民地,殖民当局并不认为几内亚人属于劳动法的范畴,继续对几内亚人民进行剥削与压迫。


于是1953年9月21日,杜尔领导了一场全国性总罢工,要求在几内亚全面实行劳动法。罢工最终取得了胜利,殖民当局最终妥协了。杜尔在谈到这次罢工时说:“它不仅是工人们的罢工,而且是起来反对殖民制度的几内亚全体人民的罢工”。

这次罢工提高了杜尔在法属西非各阶层人民群众中的声望。几内亚工会人数从2600人猛增到39000人。同样也鼓舞了其他殖民地人民的反殖民热情,杜尔也被人们赞誉为"西里",意为"大象"。1956年任非洲工人总工会主席,后面更是积极促成非洲民主联盟的创建,并带领非洲人民进行反殖民斗争。


我想改变几内亚

1958年,杜尔拒绝加入戴高乐的法兰西共合体,并且之后独立,创建了几内亚共和国,杜尔就任总统。戴高乐对于这样一个刺头明显不想让他有好果子吃,"我要塞古·杜尔趴在地上!"

...

于是法国政府就电令在几内亚的所有法国教师、医生、在政府中工作的文职官员立即回国。同时下令把所有可以运走的设备物资全部运出。


据报道,短短两周内就有4000名技术专家离开几内亚。 全部政府档案被销毁,电话从墙上扯下来,发电机停转,甚至种牛痘的药瓶也被统统打碎。法国政府还向它们欧洲同伴施加压力,不承认几内亚,不给丝毫经济援助。


这么一做,基本上几内亚除了法语以外就没有任何属于法国的东西了。


几内亚因此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几内亚的正义行为受到了来着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中国就提供了价值约12750万美元的援助,派出了大批技术人员和工人帮助进行建设。


杜尔执政后首先提出国家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并且积极学习仿效苏联、东欧、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模式。杜尔认为:"只有社会主义才是保护公众利益并使他们免受非正义的人剥削人的唯一道路。"


在经济上对将法国控制的大部分工厂、企业和全部银行、保险公司、港口、码头、铁路等实行国有化,对进出口贸易实行控制。发行本国货币,退出法郎区,基本上控制了财政、外汇,重视发展国营经济部门,并着手制定了经济发展计划,但也禁止自由贸易,限制乃至取缔私人经济。


农业方面杜尔认为“农业创造工业,工业引导农业。"于是先进行土地改革,将土地全部归为国有,后实行农业集体化,先后创建了生产队、合作社、机耕队、县农牧场等各种形式的集体生产组织。


同时他也非常重视教育,积极创办了各种高中级教育机构。使得几内亚的1958年以前仅有8%的学龄儿童能够上学。到1968年已达到67%。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但杜尔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步子一下子迈的太大了,想想人均胎教肄业的非洲怎么可能一下子担负起创建现代化的责任。还有就是去一味地推行激进的政策,完全脱离几内亚实际以及领导层内部的官僚主义和贪污腐败等不良因素,导致几内亚的"社会主义"走向了死胡同。


杜尔的经过20多年的实践,经济政策遭到失败,"社会主义"的设想落了空。“我们仍然处在人类应该为之惭愧的贫困之中”,为了摆脱困境,杜尔放弃了“马克思主义”,选择重新创建与西方国家的贸易关系,同时放松了经济政策,更多的采取了经济自由化的政策。


造成杜尔失败的原因除了步子迈的太大和脱离实际以外,还有一点就是法国人从中作梗。法国人气啊,这么一块肥肉就从嘴里跑了,那肯定是不甘心啊,随时随地都想颠覆几内亚政权,创建一个亲法的政府啊。


于是自从几内亚独立那天开始,戴高乐就下令法国情报机构对塞古·杜尔这个新生的政权开展全面颠覆活动。


比如当杜尔受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邀请去伦敦参加会议,法国听到这个消息就想给杜尔整一个殡葬一条龙服务,为此法国事无巨细的布置好了一切,所有内应也准备妥当,本以为万无一失但谁料杜尔一开始就获悉此事并有所防备,法国一切都付诸东流。


除了刺杀杜尔之外,还有对于几内亚政府的渗透,窃取行政权,还有其他方方面面尤其是政治、经济、文化的情报,并且有针对性的进行恶意打击。


而杜尔为了防止法国人的颠覆也搞了专制统治来巩固政权,在党、政、军内大搞"清洗",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残酷镇压反对派。他曾锋芒毕露地表白说:"斗争是残酷的,你不镇压他,他就要你的命。"据载,仅1961-1977年间,就在其任命的71名部长和国务秘书中"清洗"了60人。这导致他的威望,尤其是军队中的威望严重下降,为后军政府政变埋下了隐患。


法国经过不懈努力最终还是让塞古·杜尔趴在地上!让几内亚也趴在了地上。素有"百宝箱"美称的几内亚被联合国排入了最不发达国家之列;粮食和日常生活用品极度依赖进口;靠外资开采和出口铝土的收入连年逆差;1981年外债高达15亿美元,与国内生产总值不相上下;国家三更货币,造成1984年国库空虚,财政空前困难,市场管理混乱,官员腐败成风,公职人员数月不见薪水,人民群众的生活长期朝不保夕,度日如年。1984年1月,一些省份甚至爆发了农民抗捐的流血斗争。


1984年3月,杜尔因中风赴美国治疗。1984年3月26日因心脏病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克利夫兰医院病逝,卒年62岁。他的遗体被安葬在科纳克里大清真寺内。

...

在杜尔死后几内亚爆发了严重的内斗,各个党政大员争执不休,但最终由陆军参谋长兰萨纳·孔戴发动了军事政变而终结了一切,推翻了塞古·杜尔的统治,改变了之前的大部分政策,杜尔时代就此结束。但他却开了一个坏头,军政府政变就此在几内亚扎根,开始轮回了。

钱对我重要,人对我也重要,但没有你对我最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