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紧日子的,又多了一个?

过紧日子的,又多了一个?

  从公交到教育。
- 1 -

中午的时候,看到上观新闻发的一个消息:



据悉,安丘是县级市,共有89处学校,143处幼儿园,学生近14万人,在编教职工近9000人。


用当地教体部门的话说:


人员众多、支出庞大、运转压力巨大


所以,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压缩开支:


1、全面压缩开支:非必要不再批建新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严格资金绩效管理,优先保障学校日常运行费用,大力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


2、厉行绿色节约:节电节水节纸,推行绿色办公,减少办公消耗,严格控制各种会议,非必要不召开会议。


3、制止餐饮浪费:开展光盘行动,建立严格的浪费行为通报查处制度,并纳入履职评价。


说实话,这个通知一下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上世纪末,当时我还在上小学,有一天工作日突然放假了,原来老师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当时只记得非常开心,长大之后了解了财政史,才知道是分税制导致地方财政困难,不但财政支出捉襟见肘,还出现了各种预算外的罚款和摊派乱象,这种情况 一直等到加入WTO和土地财政之后才得到缓解。


没想到,如今又出现了。


- 2 -

关于地方财政困难,谈得不多,但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不太方便展开,简单说一下,这几年因为国际关系、经济周期、疫情原因还有房地产等行业的影响,地方支出大幅增加,收入大幅减少:


一出一入之间,赤字就出现了


这是普遍情况,不过受影响的程度也有不同。


分几个维度来观察:


从地域分布来看,东部普遍还好,中部中心城市也凑合,主要困难的其实是偏远地区,特别是经济不发达,主要靠转移支付的地区,它们平时都是吃饭财政,当下就显得更加困难。


从行政级别来看,五级行政架构下,级别越低似乎越困难,所以一般县乡、县市一级财政最先出现困难,今年曝出问题的主要也是在这一级。


从不同部门来看虽然都是刚性支出,但是不得不说,财政保障也是有优先级的


我们来看下某地的财政拨款支出决算结构:



这里面哪些优先级别较高呢?


说不好,毕竟我也接触不到决策层面的人,不过从今年曝出的消息来看,公交系统似乎优先级不高,因为已经有几个地方曝出公交补贴跟不上了:


包括但不限于河南郸城、广东阳江、甘肃兰州、山东淄博。


因为公交补贴不到位,它们要不就是停运,要不就是发不出工资。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教育文体系统其实也是。


这次山东安丘教体就开始过紧日子,当然不是补贴没到位,另一个原因是清水衙门,除了靠财政拨款,没有创收手段。

所以,总结一下,未来哪些部门可能还要过紧日子呢?

财政保障优先级低的边缘部门、除了靠拨款本身没有创收手段的偏公益部门

不知道,看到这一幕,今年挤破了头也要考教师编的同学们,会不会觉得脊背发凉。

- 3 -
结语

过紧日子,其实两年前国家就提出来了,看起来今年有的部门才切身感受到。


当然和经济比起来,滞后性已经挺长的了。


不过也说明,只有经济好了,才能一起好,经济不好,大家都要受影响。


所以,现在就先挺住吧,共渡时艰,早日把经济搞起来。


就写这么多了,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吧。


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