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设立老龄事务部已提上两会议事日程

建议设立老龄事务部已提上两会议事日程

 

3月11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其中提及国内人口老龄化现状。


2021年8月29日,笔者在常态发展公众号上刊发了自己写的建议文章“建议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老龄事务部——由金人庆去世引发”。这篇短文刊出后,引发了积极反响。有包括自媒体在内的多家媒体转载。今年2月27日,新三届公众号公布了2021阅读排行榜前一百名(TOP100),笔者有8篇文章被收入。其中,这篇建议文章居然进入前三篇。这超出预期。因为这篇文章在常态发展公众号上,阅读量只有16.8万,远低于笔者撰写的“共和国四大特殊群体”的阅读量(299.8794万)。2021年9月9日,笔者继续撰文“建议设立国家老龄事务部A方案”。围绕设立老龄事务部提出一个相对具体的、可讨论的方案框架。这篇文章使讨论进一步深入。在此期间,就建议设立老龄事务部,也与一些媒体和智库机构有过联系。因为这项建议得到了他们的关注。

但此篇文章影响之大,仍然超出笔者预期。

当下俄乌战争吸引了全球目光,笔者也不例外。这几天,有朋友转发两会的消息,说我提出设立老龄事务部的建议,被人采纳了。笔者上网查了一下,确实有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设立老龄事务部的建议。

下面仅举几例: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方燕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在两会建议:新设立一个直属国务院的老龄人口事务部,协调和监管如中国老龄协会、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老龄管理机构的工作,从而建立职责清晰、管理集中统一的老龄事务部门系统。

                 全国人大代表、民革福建省委副主委柳红


——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民革福建省委副主委柳红接受专访时指出,目前没有一个专门的政府行政机构来统筹协调落实,国家的老龄工作职能分散在二十多个政府部门,这使得党对新时代老龄工作的领导无法快速、有效地落地。当下,成立国家老龄事务部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


——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建议,在国务院设立国家老龄工作事务部,全面制定中国老龄事业发展的方针政策,针对重大问题进行协调,直接行使行政管理和监督职能,全方位开展老龄事务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鲁晓明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鲁晓明建议设立国家老龄事务部,统筹全国老龄工作的规划与政策设计、事务推进、政策实施、监督和管理等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朱晓进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朱晓进建议,在国家层面设立老龄事业部,对老龄事务进行统筹管理。在国家改革启动之前,可鼓励一些发达省份率先探路,试点先行。
   
在今年两会上,至少有上述五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了建议设立老龄事务部的议案和提案,说明这件事引发了关注。至于这五位代表和委员是否读过笔者的建议受到启发,只能说不确定。因为人类对同一事物的认识水平,确有先后之别,但都有可能独立地产生类似的想法。是否借鉴他人的智慧,需要具体分析。

2013年3月5日,笔者曾撰文“新任国家主席,请宣誓就职”。提出新任国家领导人都应当宣誓就职,以提升宪法的权威性。这篇文章刊发后,在社会产生了一定影响。不久,中国实行领导人上岗前宣誓就职仪式。一些朋友说这项建议是笔者提出的。笔者的回答是,不确认。是否有因果关系,不得而知。只能说是相向而行、高度契合。此次至少5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的相同的议案和提案,是否受到笔者文章的启示,不能确认。可以确认的是,至少有几位提出的议案和提案的理由和措施,与笔者文中提法也高度契合。例如。将涉及老龄问题的机构统一纳入新设立的机构,包括卫健委的老龄健康司、民政部的养老服务司、人社部的养老保险司以及中国老龄协会和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部门。

笔者的建议,如果能够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履职做出贡献,并使这项建议能够真正付诸实施,并服务于中国2亿多老龄人口,则笔者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