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2030”将对关键产业投资300亿欧元

当地时间10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正式公布“法国2030”投资计划,希望通过对关键产业投资300亿欧元,切中生态转型与“再工业化”发展,强化工业独立,重振法国工业雄风。

马克龙在当天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必须要对创新和工业化战略进行大规模投资,探索包含创新、生产、出口的良性循环,为当前社会模式提供资金,并实现可持续化。”马克龙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后,我们感受到自身的脆弱性,必须要重建法国和欧洲生产的独立性”,“真正找到通往独立的道路,夺回法国与欧洲命运的主动权”。

具体而言,马克龙将能源和经济脱碳、交通、健康、农业和食品、电子和机器人技术供应、战略原材料供应、初创企业、针对战略部门的创新培训、文化、太空和海底等列为未来投资的十大优先领域。同时,马克龙还特别列出包括创新小型模块化反应堆(SMR),大规模氢能生产与技术拓展,推动钢铁、水泥和化工制造产业进行脱碳升级,加大电动与混合动力汽车生产,推动低碳飞机研发,以更环保的技术强化食品自主权,创新生物医药等健康产业,重塑法国文化与创意生产领先地位,全面参与太空探索,投资海底探索等十项具体目标。

此前,法国曾于2017年启动为期5年的570亿欧元庞大投资,后参与在欧盟统筹下的庞大经济复苏刺激计划,希望以此在“后疫情时代”夯实经济复苏步伐。此次再次启动庞大的针对性投资计划,更多是意在锚定未来发展优势领域,并与经济复苏刺激计划相辅相成,为经济发展再注“强心剂”。据法国经财部官员评估,这项庞大的投资计划预计需要40亿欧元的国家资金和约300亿欧元的预算开支,将从明年1月1日起分批拨款约30亿至40亿欧元。

与其说这项庞大的投资计划是投资法国的“再工业化”战略,不如说是为法国投资未来发展的优先权。

首先,疫情冲击不仅使法国经济遭受重创,更使法国暴露出对初级工业制成品、战略性基础产品,甚至是防疫物资等进口的严重依赖,使法国乃至欧洲都重新审视自身工业布局与“欧洲主权”目标间的巨大差距,倒逼法国不得不将工业部门作为未来优先扶持、振兴的重要领域。

其次,凭借欧洲庞大的经济复苏计划,法国经济当前复苏平稳,希望借此势头以“跨级”方式抢占未来发展先机,并主动引领欧洲乃至国际社会向自身布局多年的脱碳、生态转型及创新等领域倾斜。如在此次投资计划中,将优先考虑推动生态转型,其中用于“脱碳”领域的投资占总投资额的40%,而在所有投资中将至少有一半向中小型及初创型等新兴企业倾斜。

最后,法国此举还有深远的地缘政治考量。曾有经济学家将法国、欧洲多年来对美国关键产品及技术的依赖比喻为“温水煮青蛙”,认为法、欧二战后创造的工业奇迹正慢慢被美国的“温水”洗去灵魂,使其彻底沦为美国的附庸。在经历特朗普时期欧美关系的政治噩梦之后,欧洲领导人仍普遍对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心有余悸,认为即使是拜登政府也很难“重返蜜月”,特别是美从阿富汗仓促撤军、法对澳潜艇订单遭受美暗算等事件,更使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清醒地认识到,在欧美彼此巨大的结构性定位差异下,双方关系早已旧梦难温,反而是法、欧将长期深陷对美“梦魇后遗症”,欧洲真正需要吸取的教训是如何摆脱对美幻想,早日走向欧洲自主的道路,这也是法国政府此次启动庞大投资强化工业自主,并强调在关键性、颠覆性技术方面加大投入的重要原因。

该计划虽然得到法国工商界的广泛支持,但也面临不少质疑的声音。一是尽管马克龙强调,面对公共赤字、潜在增长赤字和贸易赤字,法国必须采取“工业创新的宏观经济战略”,以恢复其经济实力和在某些领域的领先地位,但在2022年前将赤字控制在GDP的5%以内,并在能源价格高涨和疫情持续反复的大背景下筹集庞大投资计划资金将是法国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二是经济学界认为该计划内容本身仍存在一定模糊性,特别是计划资金来源、融资方式、投资具体项目、招投标计划等议题的缺失,将使该计划存在“空心化”风险。三是核政策摇摆成反对派攻讦抓手。马克龙曾在上任之初宣布到2035年关闭14座核反应堆,并将核能的能源结构占比从75%削减至50%,但在此次计划中,马克龙则强调“法国仍需要核能技术”,被反对派批评为“坚定地走在了吸引右翼多于左翼的道路上”。(经济日报记者 李鸿涛)

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