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湖看秋韵

明湖看秋韵


...

明湖的秋天别有一番滋味,特别是秋半深尚未寒的季节,特别是傍晚时候。

戴口罩皮肤敏感、暗粒又多面油?
Sponsored by BEAUTIPRO by OP

一湖的云彩,在这个时候最有韵味。彤红的夕阳,染红了漫天的云,漫天的云染红了碧绿的湖,更有凉爽清心的风悠悠而来,霞云与绿湖相依交柔。黄昏迷离中的白鸥,姗姗而来,姗姗而去,黄昏迷离中的鱼儿,悄然跃起,一晃而逝。成群的燕子已经南飞,只剩下蝙蝠在天空中迎接夜的到来。

湖畔的柳树依然苍翠,时光掏空了大树健壮的身子,留下了一个一个饱经沧桑的腐朽的洞。往日碧绿的荷叶,已经残枯,收起了圆圆的荷叶,像一把把油纸伞,在悠悠的云霞和悠悠的湖水中,甩干了流连聚散的玉珠,收起了一个夏天的故事,在那个夏天里有唐人饮酒高歌,在那个夏天里有宋人低吟浅唱,在那个夏天里有古往今来,在那个夏天里有匆匆忙忙。


...

新月已经早早的在彩云若隐若现,像一轮弯钩,欲留住下山的夕阳,像一弯秀眉,欣赏着这云,这湖,这柳,这秋荷,这白鸥,这古亭,这桥头。可是,新月始终留不住这夕阳,妙曼的云霞渐渐淡去,新月却愈发明亮。是啊,当晨月淡淡隐去的时候,在壮丽的朝霞中不是迎来一轮红日吗?

来来往往,生中有死,死中有生,生死相依,谁能阻挡?再怎么繁华的境界也要冷静,危机往往从自身开始,再怎么失落的境界也要积极,希望往往从自身升起。身体的日渐衰老与残缺,需要以灵魂的日渐充盈为补偿,否则人最终都会惶恐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