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警官把哈士奇训练成警犬

网红警官把哈士奇训练成警犬
...

薛警官和“不拆”

“不拆”的“警犬梦”

把哈士奇训练成警犬?众多爱狗人士大概会投去同情的目光。但来自云南的95后警察乐在其中,硬是把“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的哈士奇“不拆”训练成担负警队宣传任务的警犬,顺便还拍了一些“不拆”的日常小视频,在B站火了。平时被“不拆”拆毁警亭笑翻的网友,在得知“不拆”不幸去世的消息后泪目了。采访中,薛警官说,现在他已经走出伤感,和“延续”开始了新生活。记录跟狗子的生活,是自己的乐趣,会坚持下去。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二狗”和“不拆”的奇葩训练日常,笑翻网友

据专业人士介绍,哈士奇因为服从性低叫二哈,对于不想服从的指令会装作没听见,训练起来非常难。

UP主@哈士奇的警犬梦是来自云南的薛警官,从事森林消防工作。他从前在部队训练过警犬,对于把从宠物店购买的哈士奇,训练成警犬这件事情,纯属自我挑战。在云南边境的特警队里,他带着“不拆”进行了正规警犬训练。

在同事的帮助下,他把训练日常和搞笑瞬间,做成视频上传。

视频里,“不拆”的奇葩日常笑翻了网友——搜索训练是让它先记住危险品的味道,再根据这个味道把藏着危险品的箱子找出来。而“不拆”只是找到了火腿肠;做抓捕训练,正常的警犬看到陌生人基本上都不会去靠近,结果“不拆”屁颠屁颠地跟着去了,一见如故的感觉;禁食训练是把东西摆在警犬面前,让它不要去吃,目的是避免执行任务时被人下毒。带“不拆”训练时,刚一开始它就忍不了,直接扑了过去。

“不拆”问题最大的是它学得快忘得也快。薛警官很无奈,“训导员训一个跑一个,大家都说训了之后血压升高,有个小哥哥还被气到痛风发作。”警队里的警犬边牧、马犬,估计也很嫌弃“不拆”笨,基本上不跟它玩。

训练一年后,同期进来的警犬已经毕业上岗,“不拆”反而退步了。网友评论,“这不是哈士奇的警犬梦,而是训导员的白日梦。”被打击得没多少信心了的薛警官这样评价它:“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大家还帮养“不拆”的薛警官,起了个绰号叫“二狗”。

拆了警队岗亭,害“二狗”赔了8000多块

薛警官告诉记者,当初取名叫“不拆”,就是希望它以后不会拆家。才一个多月大,“不拆”就开始拆了。在警队可拆的东西包括啃警摩、啃门框、鞋柜、拆岗亭等。“宿舍的门、沙发、茶几、鞋柜全被它咬过,扫把都换了不知道多少把。小时候就把组长的拉力绳咬断,大一点的时候就直接啃警摩。”网友表示,“不拆”适合住毛坯房。

今年2月,由于天热,“不拆”被放在岗亭里休息。“看它睡着了,就出去拿个文件。”没想到被同事一个电话叫回来,发现警队岗亭都弄得一团糟。这是让薛警官赔偿数额最大的一次,8000多块没了。“被子、辣椒水、对讲机全咬烂了。最意外的是连防爆头盔和防爆盾都被咬烂了。”

为了防止它拆家,薛警官也想过各种办法,跟它斗智斗勇。“把它用绳子拴住,它就会去刨土,最后刨出一个大坑。把它关在笼子里,它就在那里一直挠,最后把铁丝给弄坏了。我还试过在警摩上涂芥末,但也没多大效果,芥末它也吃。”

“不拆”在警队引发“众怒”,把它带回家,还遭到整个村子的埋怨。有次出差,薛警官把“不拆”寄放在村子里,“早上六七点它鬼哭狼嚎,把全村的人都吵醒。原来大家喜欢去我家做客喝茶,但自从‘不拆’去了之后,就不去了,说我家养了一只狼。”

“不拆”走红后变成了宣传犬

“不拆”引发的最大争议是,不能成为抓坏人的警犬,就是警队的“黑户”,还浪费人力物力。后来队长就建议说,让它去搞搞宣传,看看效果怎么样。“平时我们会去集市上做一些防电信诈骗的宣传,带“不拆”上街宣传,拿个喇叭挂在它身上,挺能夺别人的眼球。好奇哈士奇怎么当警犬的,都主动围过来,跟你要宣传单。特别是小朋友,会围过来看。”后来“不拆”火了,即使便服带它出去散步,也能被路人认出来。

从网络到现实生活,“不拆”的宣传能力,得到了警队的认可。今年三四月份,队长决定让它作为宣传警犬编制在中队。尽管没有正式警犬编制,没有国家伙食补助,但“不拆”成了警队一分子,和警员一样正常上班,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圆了警犬梦。

不时也有状况发生。有次薛警官在视频里提到,“火遍全网不想上班的警犬二哈跑丢,至今未归”,其实是“不拆”在山里训练时跑丢了,薛警官和四五个同事找到半夜两点多。“那天晚上我做梦都是“不拆”被人炖了。过了两三天,有个老伯来到岗亭说捡到一只狗,大家激动得开了十几公里的车到老伯的村子。本来想狠狠揍它一顿的,但看到它的那一刻,觉得能找回来就好。”

和“不拆”的相处中,大家慢慢培养出了感情。“不拆”的优点也凸显出来,它虽然调皮,但自来熟,喜欢跟你玩,成了“团宠”。因为“不拆”,中队多了很多笑声。“有时候我们会让它拉着一些跑不动的警员跑,提升他们的身体素质,还挺有用的。”

“不拆”火了之后,每个视频都有数十万点击量,拆岗亭的视频点击量达到了450万。薛警官开玩笑说,“对于自己火了这件事,我估计‘不拆’理解不了。”

“不拆”感染犬瘟去世网友泪目

今年5月23日早上6点多,宠物医院老板来电话说,“不拆”去世了。薛警官说,当时自己脑子一片空白。说起原因,他告诉记者,大概一个星期前,向昆明某老板买了一只德牧,用来看家里的芒果地。老板说德牧是检测过的,只要打疫苗就行了。送到后把德牧放在宿舍,“不拆”和它玩了一会。没想到过了两个小时,德牧开始上吐下泻,我就把它送到医院去,结果检测出了细小病毒和犬瘟。三天之后,“不拆”突然开始上吐下泻,送去医院后检查出来得了犬瘟。

薛警官还记得,去医院的路上它还和其他狗狗冲突,输液的时候还准备和一个大黄狗干一架。打针的时候两三个人都按不住它,护士插了好几针都插不进去,还是一个比较胖的医生把它压在地上才勉强扎进去。但过了两天再去看“不拆”,精神状态就每况愈下。因为肠道受损,可怜的“不拆”不能吃东西,只能打点滴输点营养。再看到“不拆”时,它躺在笼子里面,已经没气了。许多网友都刷着“再见,‘不拆’。”

“我们把它埋在训练场后面的一片森林里。因为那是我们县城最高的地方,可以仰望整个县城。送别时,敬了个军礼,代表我们作为一个警察的最高荣誉。”薛警官对记者说,“‘不拆’去世后,我挺不适应的。平时我回来一开门,‘不拆’就会扑过来。但现在感觉整个宿舍都空荡荡的,那种欢腾的气氛都没有了。平时大家买零食都会记得给‘不拆’买一份,但现在‘不拆’不在零食都吃不完了。”

现在走出“不拆”去世的伤感,薛警官也给后来买的德牧拍一些视频,还给它起名延续。带它去采云南的菌子,而且同样走向训导之路的“延续”。薛警官说,“记录和狗子的生活,我会一直拍下去。”

来源: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