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为何一定要杀吴广?司马迁《史记》道出原因,年轻人要牢记

陈胜为何一定要杀吴广?司马迁《史记》道出原因,年轻人要牢记


陈胜为何一定要杀吴广?司马迁《史记》道出原因,年轻人要牢记

静雅思雄 2021年07月03日17:37

吴广和陈胜,就像张耳和陈馀一样,是个欢喜冤家,不过张耳陈馀他两的感情比吴广陈胜还要深厚,但就是这样两助插刀的好兄弟,最后还是反目了。 吴广和陈胜是从大泽乡开始起义的,他们一开始总搞神弄鬼,像什么“大楚兴,陈胜王”,还支愣动物,不过动物不肯帮忙,只好找人学狐狸叫“天亡大秦”之类的。

...


现代人尽管看到这样的现象会觉得荒唐,但是以前人们普通都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容易被忽悠也是正常的,所以被陈胜同志占了空子,忽悠的一拐一拐的。 这样来说陈胜同志就是个大神棍,专门忽悠底层民众,但是大家别忘了,秦法严酷外加残暴统治,天下积怨已久,与其继续被暴秦统治,还不如给陈胜一个台阶,跟他起义反对秦朝。 秦朝暴政是内因,陈胜不过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动作把大家心里的那团火勾起来了而已。

...


陈胜吴广这两人当时一手操办“神棍大会”把大家忽悠起义后,在大泽乡举办了个酒席,主要是感谢吴广的策略。 没有吴广,陈胜不可能成功地策划大家起义,而且吴广主动让贤,把义军首领让给陈胜,这实在是圣人作风。令陈胜大为感动,喝着喝着,当即在酒席上表示: “吴广哥,你就是我再生父母。” 吴广也十分感动,当即泪如雨下,啥也别说了,奥利给,推翻秦朝,创建张楚,天下都是你老陈的!

...


但是后来起义军连连告捷,陈胜有点飘飘然,居然把吴广给杀了,这一杀不要紧,但陈胜的阵营因此失去一个得力的盟友。 为什么陈胜要杀他?其实这件事情在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中就有答案。 吴广这个人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太大嘴巴,本来起义的时候搞得“神棍大会”就是虚造的,但是正因为如此陈胜才能有一个君权神授的形象,才得以让大家心服口服的做首领。 陈胜当了一段时间首领后,发现一个问题,大家似乎对他的“君权神授”身份指指点点,想当初和吴广一起起事,说好了共富贵的,但是你吴广嘴巴上要有个把门的,不能让大家知道太多,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不是神圣的了,那天下人还能认同我吗? 后来司马迁在《史记-陈涉世家》中对此事的描写已经达到了十分细致的地步,他连陈胜吴广当时的对话、神态、细节等,描述的就像身临其境似的。

...


这不禁让人感到疑惑,一百年前的事情,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呢?而且这件事的细节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吴广大嘴巴,把这事弄得众人皆知。 这只是其一,陈胜杀吴广,必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张耳陈馀的反目,也跟这个原因差不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链接放在这里,给大家欣赏下,哈哈哈,看过的人都说妙趣横生。 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自从起义后,陈胜和吴广的位置就发货生了一个变化,这不是小变化,而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


主要是身份的变换,起以前,吴广陈胜还是一个同病相怜的人,但是起义后,陈胜摇身一变,那就是成了吴广的顶头上司。 上司就上司,有啥大不了的,哥两依然是好兄弟,对吗? 这样想就错了,一个领导,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权威,吴广仗着自己对陈胜有拥立之功,数次当众顶撞陈胜,反对他的意见,迟迟不执行他的命令。 吴广不服从,那其他人看在眼里,觉得你陈胜连吴广都搞定不了,怎么能搞定我们呢? 陈胜的权威就这样被害了。 看待事情不要从人物身上看待问题,有时候人物的喜怒哀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他的位置上看待问题,他是首领,要树立权威,吴广伤害他的权威,他只能痛下杀手。曹操借许诸之手杀许攸,也是这个原因。

...


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这个意思。 吴广因为大嘴巴和居功自傲失去了性命。 所以年轻人一定要记住,在领导面前要少说话,多干实事,和领导不要太熟,也不要当众顶撞领导,领导的私事不要乱说,毕竟吴广的事情在今天对我们来说依然有一个借鉴的意义。 吴广临死之前说:“给作者点赞,关注作者的人,几年都能升官发财,被领导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