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徽州96”凤池:我出生的地方,如今大家叫她凤凰岛

“行走徽州96”凤池:我出生的地方,如今大家叫她凤凰岛

【行走徽州96】凤池:我出生的地方,如今大家叫她凤凰岛

司马狂/文

说来惭愧的很,虽然我出生在凤池村,但一直到我读初中的时候,地理老师问及我父亲原籍何地的时候,我都只知道我家在深渡对河的上铺。地理老师被我说的一脸懵,其实他早已问我多遍,是否是凤池。彼时,我哪里知晓什么凤池村,只知道我家在深渡对河,村子分上下,上村叫上铺,下村叫下铺。后来,询问姚绍椿老师方才知晓,其实是铺字。不过,铺与铺,是通假字,两者可通用。如今的外乡人,你要和他说凤池,大多数不知道是何地的,他们所熟悉的,乃是凤凰岛之名。


... 图源:歙县文化旅游体育局 ... 图源:歙县文化旅游体育局


早些年,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对外宣传时候,用过一张照片,照片中那个开满油菜花的半岛,就是凤池村。这几年,则有一张凤凰形状的油菜花的照片,火爆朋友圈,引来许多外地游客瞩目,那也是凤池。凤池因为其独特的半岛地貌,加上隐逸在竹林和树林中的徽派建筑,以及村民世代种植的油菜花,俨然成为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的名片。偶尔返乡的时候,总是能见到大量游客纷至沓来的景象,内心还是有一些欣喜的。毕竟,谁不想自己家乡的美景,会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呢。


... 图源:歙县电视台郑宏 ...


以深渡村中心点,有两个所谓的对河。一个是有深渡桥横跨的,桥下是昌源河的小对河。另一个则至今没有桥梁,村民往来两岸,依旧得靠渡船的,被新安江隔断开的大对河。这个大对河,也是凤池的一个名字,只不过知晓这个名字的,大多是深渡本地人,外人知者甚少。你别看,深渡和凤池也就是被新安江所隔,嗓门大一点的人,站在码头上,大声呼喊一声,对面的人绝对能听见。但人谓“对河千里岸”,那真是所言非虚啊。凤池村内的村民,若自家没有渡船,想要来深渡街上买点东西,还真就得配好公家渡船的时间点。在我少年时候,突然有一天就发现,深渡通往凤池竟然建了一条索道,那是为了开发凤池村中的凤凰岛而修建的。可一不留神,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索道又突然间就拆掉了。于是,几十年过去了,凤池人的出行依旧靠着渡船,那渡船换过好几艘,船工也换了好几任。一切,似乎都未曾有变化。


... ... ...


如今我们能见到的凤池村,其实和历史上的凤池村相差甚远。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新安江水电站的修建。现在从旅游码头望过去能瞧见的大片的水浸地,在新安江水电站建成之前,那可是成片的房舍,凤池姚姓的宗祠、书院也都在这一大片的水浸地中。我曾经不死心的想在这些地里找寻蛛丝马迹,却发现已然是徒劳而已。历史上凤池的姚姓,也是显赫一时的大家族。从最初元末时候的徽州先贤姚琏隐居在此,到现在沪上着名的两位化学专家姚锡福、姚锡禄昆仲,几百年的传承,其文脉从未断过。


... ... ...


按照姚绍椿老师所绘凤池村旧貌图,可以清晰的看到,凤池村的水口,其实是在新安江下游方向。根据《歙县志》的记载,凤池的水口设置有里小池和外大池,在歙县都是少见的。水口不远处有石桥,连通凤池与五里潭。这周边,还有凤池岩,凤池岩上有庵。而凤池之得名,有多种说法。一是,元末姚琏隐居在此,而其号为“凤池先生”,后姚琏后裔留在此间繁衍生息,所以以姚琏之号,冠以村名。二是,此处原本就有凤旗之名,后姚琏至此,因凤旗与凤池在吾乡方言中近似,故而以地名为自己的号,从而得名凤池。这个凤旗在昌溪吴姓族谱中有记载,说的是其始祖吴一之登凤旗塔。三是,凤池村中有池塘,此池塘水质颇好,时有凤凰来此沐浴,于是得名凤池。不论是其中的哪种说法,都足以证明凤池是一方风水宝地啊。还要补充一句的是,定潭张氏始迁祖常德公,乃是姚琏的女婿。其辟祸于凤池,托庇姚琏门下,后才迁居的定潭,逐渐衍脉。


... ... ...


上铺和下铺的分界处,有一座水塔。在我的记忆里,这水塔很高,隐隐约约记得有很多个铁做的台阶。这水塔可是凤池人童年时候的宝地,捉迷藏躲进去也是常有的,更有胆子大的,还敢在水管上翻跟斗。那些在水塔疯玩的孩子现在大多远在他乡,他们的孩子哪里还能懂得水塔的乐趣。但现在我看到的水塔,矮得让我严重怀疑它还是我记忆里的那座水塔嘛?我去问我表姐,这到底是不是我小时候见到的那座水塔,她答复我就是它,位置、大小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一下子,让我整个人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出了问题了。水塔继续往下铺走,因为有溪流的水汇聚在此,形成一个内湖。水塔边上一点,还有一口古井,井沿四四方方,井口为圆形洞,还真有些孔方兄的味道。


... ... ...


走在下铺的巷陌里,总有乡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我也懒得多做解释,在上铺就明显会好很多,认识我的人相对多一些,这就是凤池上下铺之间最为真实的景象。背倚高山,面朝新安江,可以用来营建房屋的土地,相对就比较少,于是村子就变得狭长起来。村子一长,四邻之间也就少了些走动,地势使然。小时候随着父亲回凤池,除了自己家以外,常去的也就是下铺大姨方金刚家。彼时觉着她家房子又大又新,如今再走到此处,全然没有了小时候的感觉。倒是她家隔壁,有户人家,把废弃不用的小船,嵌入水泥浇筑的平台中,那船头突出去,很有创意。


... ... ...


既然说到了方金刚,那就要转回上铺,去看看凤池的小学。我从未在这个小学读过书,却也时不时跑进去玩过。记忆里,有次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我们学校放假了,而凤池小学依旧在上学。我不敢随意进校门,于是跑到了教室后面的那个坎。大姨发现了我,把我叫进去,打开凤池小学的阅读室,任由我在里面随意看书。对于那个年代的我而言,这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那时候的凤池小学,在我的印象中,似乎一切都是土黄色的。而今见到的凤池小学,虽然铁将军把着门,却俨然是翻盖一新的。也就只能在没有怎么变化的格局中,寻找到儿时那点蛛丝马迹。


... ... ...


你别看凤池在深渡大对河,似乎有些闭塞,实际上在新安江水电站建成之前,那条繁华无比的深渡老街上,就有好多店铺商号经营者是我凤池人。父亲总是跟我讲,凤池姚福雷家祖上,在深渡老街上开有一家饭馆,至于饭馆的名字呢,他用方言表述,使得我一直没有搞明白究竟是哪三个字。直到这次在村里行走的时候,认认真真问了丛娣奶奶,这才知晓,原来是“吃吃看”。只是可惜的很,建造新安江水电站的时候,福雷家多次搬迁,以至于以前那些物件都找不到了,吃吃看的往事,只存在于长辈们的回忆中。而福雷家对于我而言,压根和吃吃看这个饭店没有丝毫关联,我对于他家的最深印象是,那时候凤池唯一的一家小店就在这。所以,这几十年过去了,当我跟丛娣奶奶说起我是谁的时候,她还是能立马反应过来的。


... ... ...


凤池村往下游去,是当年外地老板来投资兴建的凤凰岛。凤池村往上游去,则是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的冰雕馆。隔江相对的是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的码头。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加上山水、民居、人文,共同造就的风光,使得凤池频繁被摄影师所看中。既然有如此好的条件,又怎能浪费呢?村里有经济头脑的人,开始把自己家的房屋重新收拾一番,打造成农家乐。再加上近十年内,歙县的新安江流域都不许捕鱼,想来留守在凤池村里的人,逐渐进行产业转型也是势在必行的了。亦或者,在村民中流传甚广的,某老板看中凤池这个村,打算让村民整体搬迁,就真的在某天变成现实了呢?


... ... ...


在志书的记载中,凤池有“卧龙吐珠”的奇景,只可惜我虚度卅载光阴,却浑然不晓那是怎样的景象。我在村中试图寻觅更多的古迹,却发现仅有的几处古迹也就是水井和水塘,以及那蔚然成林的古樟树。央央凤池村,嗟呼无旧物。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没有历史的束缚,凤池人就能轻装上阵,广阔天地间,才真的大有可为。


... ... ...


与我而言,凤池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尚未有记忆的那几年生活的地方。对于凤池,对于我小时候的事情,更多的都是道听途说。后来慢慢长大,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来的次数相对多一些,但也只是对从渡口到自己家那段路比较熟悉而已。记忆里的小伙伴,还有印象的也就姚春和佳佳,一个是因为就在我家下面一点,经常走动。另一个则是,隐约记得因为去他家里玩,回来挨了爷爷一顿揍。往事如烟,记忆都有了偏差。岁月如梭,凤池都有了巨大的变化。一切都是曾经熟悉的模样,一切又不再是熟悉的模样。浣洗的妇人,依旧捣衣阵阵。村里的老人,也还是驼着饭碗,看着江上来来往往的“两艘船”。凤池,挺好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