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小舍得》?价值学位房的小学生,并“不爱学习”

现实版《小舍得》?价值学位房的小学生,并“不爱学习”

最近,我听到了一个关于百花片区的有趣评价。

“我带的所有学生中,百花的是最不爱学习的。”——这是在深圳给小学生兼职做家教的小张和我聊天时说的话。

他的这句话让我深感意外。作为深圳最知名的学位房片区,百花拥有实验学校初中部小学部,荔园小学,百花小学等众多名校。在学位难求的深圳,买下百花学位房的家长在外人看来一定是重视子女教育的,也一定是被其他焦虑的深圳家长所羡慕的。然而,他们的孩子为何却变得不爱学习了?

回想自己在百花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努力读书”就是“宿命”一般的存在。当时校内的读书气氛非常高涨,即便是垫底的学生,也想着用功读书进入班级排名前列,跟小刘所描述的情况完全不同。

听到小张的这番话,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难道现在的百花已经变了?

...


小张告诉我,他教过的所有学生中,百花的学生和他们的家庭是最“奇葩”的。

奇葩之处在于,这些学生家里都很有钱,但是却不怎么注重生活质量。学生的父母往往都忙于工作,很少陪伴自己的孩子,甚至有的孩子每天就只吃外卖。

另一方面,这些年幼的孩子们心理状态似乎并不太好。他们完全不愿意学习,而在家长的逼迫下,会想方设法逃避学习,有的到了高年级甚至连乘除法都不会。

结果,事情就变得矛盾起来:家长一心想要提升子女成绩,子女却完全不配合。

... 图片来源:电视剧《小舍得》

而作为家教的小张,身份则从“知识传授者”变成了“监督者”“鞭策者”。他发现这些孩子并不是智力有缺陷,通过和孩子“斗智斗勇”,最后还是能让孩子们提升成绩。

当然,在和小张聊天的过程中,最让我感到“奇葩”的还是那些孩子不愿意上学的原因。

小张告诉我,那些孩子不爱上学的原因很简单也很纯粹——他们都抱有一个观念:自己家已经足够有钱,已经没有动力再读书了。

...


想想看,现在百花学区房的价格也是令人震惊。但是,百花学位的需求又是确实存在的,如果你持有一套百花学区房,几乎每天都会莫名其妙地接到中介的电话问“是否卖房”,甚至还会遇到找你“租”学位的家长。

据说,在百花买房,如果说要按揭买房,或者还想要去看房,就会被中介耻笑,沦为“百花家长”们的笑柄。因为现在买百花学位房的家长,都是全款买房,也从不看房。

... 2020年10月,百花学区房价格16万一平

如此看来,和十几年前相比,百花确实变了。十几年前我在百花上学的时候,那时还没有学位的概念。同学中,除了少数“富二代”,大家的父母以教师,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的工作者居多,基本上是小康家庭。

对那一代百花学子来说,“努力读书”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因为自己的父母都靠知识改变了命运,所以自己也理所当然地把念书当成了首要任务。

而如今,百花的学校都是按学位就读,住在百花片区中的家庭,父母不是公司老板就是企业高管,在百花读书的孩子几乎都是富裕家庭出身。然而,百花的家长们投入了大量金钱,教育上的“回报”看来却并不乐观。

现在的百花,与其说是“教育的圣地”,不如说是“投资的圣地”。家长们一掷千金购买百花学位房,百花房价倒是天天上涨,学生的学习热情却被“浇灭”了。

深圳教育资源的稀缺,造成了学位房的高价。而家长们的心理则是:自己投入金钱,就应该能够获得相匹配的“回报”。

家长教育上的高投入与高预期,形成了深圳独特的教育生态——家长认为花费金钱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而深圳一切与教育有关的事物,都为配合家长这种“一劳永逸”的想法存在着发展着。

百花这样的“学区”也在被神话,犹如蒙上了一道“光环”。但是,鲜有人注意到,这种“光环”的背后,也隐藏着教育者与学生的巨大压力。

...


深圳家长的“教育焦虑”本质上是关于“数字”的焦虑。毕竟,深圳是一个讲“数字”的城市。白天,他们可能会为业绩的“数字”发愁,晚上,他们又可能因为对银行账户上的“数字”不满而失眠。最终,只有在“数字”上的目标达到了,深圳家长们的焦虑才能得到缓解。

被“数字”遮蔽双眼的深圳人,早已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育人。对他们来说,比起自己孩子的健康成长,“数字”仿佛更加重要。

深圳家长认为,只要尽可能把钱花在教育上,孩子就能考上好高中,好大学,子女的教育就“圆满”了。

家长这样的想法,自然也会让孩子从“数字”的角度思考问题:自己的家庭已经足够富有了,考试成绩还有什么意义?

百花出现越来越多不爱学习的孩子,这不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结果。这种城市现象,是深圳“一掷千金,一劳永逸”的教育观产物。

实际上,孩子的成长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好的学校不一定能换来好的考试成绩;好的成绩也不一定能换来幸福的人生。把对子女的教育当成一种投资,希望获得回报,这本身就是错误的理念。

... 图片来源:电视剧《小舍得》

当我们认识到金钱投入与教育成果没有必然联系后,便能了解:身披“光环”的百花,就像LV背包上的印花一样,只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

但是在如今,这个“符号”,却依然被无数深圳家长疯狂追逐着,崇拜着。

在聊天时,小张曾经感叹道:自己辅导的百花学生真是太可怜了。他们从小就缺乏父母的陪伴,尽管承受着父母的期待,自己对未来似乎又没有什么期待……

后来,我问到他将来的打算。他说,自己大学毕业后可能很难留在深圳,毕竟房价这么高。就算毕业后在深圳找工作,最多就干个几年,然后回老家发展。

我问:假如你万一哪天真的在深圳事业成功了,赚了很多钱,你会拿来做什么?

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却又那么的不出人意料。

当时他坚定地回答:我还是会拿去买学位房,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