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军武 || 苦旅续

贺军武 || 苦旅续


...



世事无常,人生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版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生活轨迹,或平庸无为,或一帆风顺,亦或有跌宕起伏的不尽辛酸,不一而足,所幸我们都努力行走在前行的路上。

——题记

贺军武 || 苦旅



【六】

命运总是不如愿,但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和艰难中,才使人成熟起来,坚强起来,虽然这些东西在实际的感受中给人带来的并不是欢乐。这些话语是他在《平凡的世界》里熟读过多遍的,他总是相信自己会熬过这些磨难的。 几天后的他,出现在离家几千里外的边疆,他准备先在工地上干上一段,看机会再另作打算。


边疆的风沙比起家乡要大许多了,常常吹得人皮肤发疼,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只是诗句里的美好,绝不是真实的处境。但是这些对他来说已经都不重要了,要紧的是必须努力的抗争,活出自己的一片蓝天!


他在工地上起早贪黑的工作着,娇嫩的手掌磨破了无数次,最后都结成了老茧,白皙的皮肤也变成了健壮模样的古铜色,他变得越来越像个农民工,也渐渐的融入了那个群体。他开始学着抽烟来打发心中的寂寥,也习惯于工友们眉采飞扬地宣泄着那些不着调的荤段子,不再刻意地避开。他乐于和这一群朴实的西北汉子打成一片,尽管在他们的眼里,自己是那么的弱不禁风,时常都需要别人帮手,好在从没有人计较,他心里也挺感激的。只是,关于自己的经历和往事,他只字不提,那是一个无法结痂的伤疤,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都会让人隐隐发疼。他一个人背负着孤独走在通往成熟坚强的路上!


天冷的时候,工地停工了。说好结账的日子居然一拖再拖,小工头是陕西的老乡,因为工程转包了几道手,钱迟迟不能兑现,大包工人都联系不上,大家都等着回家,工棚里充满了郁闷的气息,怨骂声四起,他的心中也有了无限的懊恼!钱难挣屎难吃,这就是看人脸色的底层,下苦了也未必见得有人心疼。他有一种受尽屈辱的感觉,遗憾的是这世间没有人可以倾听他心中的悲痛和心声,他对着远处的群山声嘶力竭的呐喊,风吹过,依然没有一丝的回响。黄沙在风的裹挟里弥漫了整个天空。


他和老乡们一起闯进了项目部,下苦赚钱,天经地义,这钱说破天也得拿到手,他给自己暗此下了决心,当然没有人知道他是这帮人里最有学识的人,更不会有人想到最终成事的人却是这个平时最不起眼的闷葫芦。他和项目部的人据理相争,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用曾经熟知的法律法规和对方摊牌辨理,他明确告诉他们自己会诉求的主管单位和途径,还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或是对方惊奇于底层民工里居然有这样的饱学之士,或是骨子里不愿惹三步溅血的这一群陕西冷娃,亦或是起了怜悯之心,大半天的对峙,终于迎来了结果。第二天,他们的工组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自己的工钱,老乡们欢呼成一片,言谢的话语说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感激万分的工头给他买了一条香烟,平时自己不舍得抽,装兜里特意给领导准备的哪个牌子。终于可以回家了,他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静下心来,项目经理无意间的那一句话却触及了他的神经,不就是个农民工,识文断字的有个毛用,有本事去考个大学我来看!他愣是把滚到舌尖上的那句话憋了回去,他不能说,那是永远的伤,更不值当,心里说交大是这些俗人想都不敢想的梦。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打工的艰辛和屈辱让他突然明白,要改变命运还得靠读书,那是自己成功的唯一捷径。他忽然心里有了一种新的打算!

【七】


坚持下去,并不是他有多么的坚强,更多的是别无选择!开春后的他在一个熟悉的老师帮助下,选择在一个偏远的乡下高中开始复读,他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这是他心里生生不息的梦想,那一种渴望比第一次仿佛还要强烈,也许是大半年来的经历所致,更也许是母亲知道真相时那一副沮丧,以及近乎于疯癫的神情刺激了自己,他为此痛哭了无数个夜晚。家里除了土墙斑驳剥落了几层层以外,没有丝毫的变化,勤劳的弟弟尽管努力的支撑着这个家,已过了讨媳妇的大好年龄,还是很少有人上门来提亲。所有的原因无非一个穷字,贫穷限制和扼杀了农家子弟所有的梦想,还有未来!他给自己下了决心,一定要去上学,人可以苦一时,但不改变就有可能会苦上一辈子。他忍受着所有的嘲笑和屈辱又一次走进了校园!


一个当年的优秀生,一个读了三年大学的人,当他静心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读书对自己而言是一件多么娱乐的事情,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夜以继日的沉浸在学习当中。星期天他都不回家的,弟弟会送来每周的干粮,没菜的日子啃着蒸馍就行,那时的学校食堂依旧是开水灶,好赖有热水喝。他刻意远离同学们,毕竟年龄也大了几岁,自己也不想说话,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静静地学着便是了。


但是有些事却是无法避免的,比如青春激扬的校园里,自然少不了一些纯情的懵懂,少男少女间爱慕倾心原本就是一件自然而又美好的事情,更多时候,老师们只是害怕孩子们耽误了学业把它过分妖魔化了而已。莲是一个贤淑文静的姑娘,她的家就在乡镇的街道上,由于是同桌的缘故,她偶尔会向他讨教一些问题,也没有过过多的交流。莲自然不知道他的心里压着多大的石块,也许更多是好奇,好奇他的勤学和冷漠吧!时间久了,莲发现了他生活上的窘状,莲从家里时常带来一些饭菜,悄悄放在他的抽斗里。有些事是不用言语的,他从莲的眼神里能体味到来自对方的爱慕和关切,只是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担子有多重,一切都来的不是时候,自己是无法承重的。莲是个固执的人,根本不理会他的回避,照样送个不停,而他唯一能表达的举动就是尽可能地在学业上帮助莲,以此来平抑自己内心的不安。他们的一切在不言而喻的默契中前行,除了眼神,微笑,彼此心照不宣。其实他也喜欢莲微笑时那羞涩的神情,自己的心灵干涸的太久了,所有的变故压抑的人有了一种近乎木讷的感觉,但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实实在在的第一次心动,他渴望拥有,但却暂时根本不敢想象的一份美好,穷让人太自卑了,低到尘埃里的无地自容!他努力地说服着自己的内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飞快的过去了,又一次迎来了高考的日子,他激动万分。心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期盼美丽的莲能和自己一起走进梦想中的大学殿堂,幸运的话,可以携手共度人生,共创甜美的生活,静下来光想一想,就能感受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他全力以赴地投入了高考。命运对于他就像刻薄的后娘一样,任何事情都不能随人心愿。他又一次榜上有名,只不过比交大逊色许多,更出人意料的是,莲居然落榜了!他看着她痛苦抽泣的样子,心里没有主意,老天爷就是这样的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玩弄。除了安慰,别无他法。


开学临近的日子,他去看了莲,也第一次走进她家,见到了憨厚质朴的莲的父母,他向老人们如实的讲述了自己的不堪和种种磨难。他试探着问询,可不可以让莲复读。老人们长叹一声,说莲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上个高中就够人脱层皮了,复读就算了吧!莲委屈地坐在炕角,始终都没说一句话,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得让他心疼,揪心的疼!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


离别的时候,莲把他送出了好远,人生何其悲哀,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当心中的诗句涌入脑海的刹那,他仰天长啸,这人世间之无奈,何时是个头啊!?莲从兜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他的手里,轻轻地说‘回家再看吧,记着,一定要回家了再打开。’他把信封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兜里,因为他知道那里面一定有自己想知道的话语,正如此刻的自己,有许多掩藏在舌尖下的言语一样,无法说出口。


他走了,莲含泪目送着他的离去。出人意外的是信封的纸条上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我会供你上学的,我等着你回来!’只此一句,却重若千言,在那个纯情的年代,一句话的爱就足以溢满整个世界,激活了他那一颗更加坚强奋进的心。纸条里还有滚烫人心的二百元钱,显然是莲的父母给的,那个年月,对于一个普通人家也是个不小的数目。他深深的感动其中!


走进远离家乡的南方学堂,安顿好一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就是赶紧给莲写信,思索了许久后,他认真地写下了自己心灵的回应,等着我,莲!尽管人生百变,前途尚不可知,他毅然写下如此的话语。而这一句话,注定了自己的日后要经历许多,毕竟一诺就是一生啊!

【八】


收到回信时,莲在家乡的小学校已经成了一名民请教师,那样的职业其实挺符合莲的心性的,如此他的心里便安稳了许多。


四年的光阴里,鸿雁传书,一份炙热的情感在字里行间渐次升温,一种浓浓的思念飞越过千山万水,为了一个美丽的梦想,他们一起努力前行。莲每个月都会给他打来或多或少的生活费,经历了磨难的他自然更珍惜这次求学的机会,几次都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他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担和责任,不单单是为了倚门白发斜飞日渐苍老的母亲,还有多年来打工挣钱供给自己上学的兄弟,而今更有了来此莲的这一份恩情和爱意,所有的付出都是自己无法承重的,也是需要用自己的独立和崛起去回报的。人之一生,最无法偿还的却又往往最是让人亏欠的就是情感和恩情,无论我们过后做了再多的努力,其实都是无法还清的!


四年,四年,漫长的四年时光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毕业的欢呼声里他应该是最歇斯底里的一个,憋屈的太久了,这一声吼叫何止是身体的释放,更是心灵的重生和盛大的人生宣告,所有那些曾经歧视和嘲笑过自己以及家人的世俗者,那些不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的平凡者,还有那个让自己扎心的项目经理,有时反倒觉得应该感谢这些人的,或许正是因了他们的打击和白眼,才成就了自己的坚强。无论无何,他终于熬出头了,他被分配在大学所在地的矿务局工作,生活的第一缕曙光在他的头顶照耀开来。


工作稳定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迎娶了自己挚爱的莲,那一个苦等了自己几年的痴情女子,爱情也罢,恩情也罢,于自己的心里,这应该都是一个最完美的回答。没有婚纱,没有豪车,也没有可以赠送的彩礼,只是双双家人在场的两席饭,他和莲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尽管他没有说过任何的承诺,在他的心里莲早已是自己骨肉相连的亲人了,相携白头,一生一世,相信一切都会有的,他坚信着!


他不懈的努力着,以农家子弟特有的朴实和坚韧成就了自己,多年后竟然熬成了单位的领导,一切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他把母亲接来一起居住,他为苦了半辈子的兄弟把老院子修改的富丽堂皇,他为莲家人的生活也不遗余力,他觉得自己的后半生就应该是为了感恩而活着,爱是需要回报的,即便远远不够。众多的俗人功成名就之后就忘了初心,声色犬马,利欲熏心,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幸福得来的是多么的不易,倍感珍惜,更或许是穷怕了,真的穷怕了!他不在乎别人偷笑自己娶了一个无业的妻子,更不会阻止勤劳了一辈子的母亲时常在小区里捡拾垃圾,在自己的眼里,她们都是最最可爱的人,每一次的目光抵及里,自己都满含泪水和感激。尽管别人想不通,但这真真切切就是一个在全国甚至国外四处承包巷道开采的成功人士的亲人,爱是不需要解释的!


恩情是需要反哺的,家乡终究是生养了自己的地方,老家村里的面貌多年来得益于国家政策的大力帮扶,有了很大的变化。关中平原推行起声势浩大的美丽乡村建设,他的家乡自然也在其中。思索再三,他决定为村子修建一个健身广场,经过多方筹措,在村两委的领导下,这个愿望顺利实施并竣工使用。竣工典礼上,村民们为他披红挂花,老少爷们的脸上都溢满了幸福的笑容。习惯于讲话的他站起身的那一刻居然有些哽咽,他想起了平庸早逝的父亲,想起了嗷嗷待哺的那些年月,想起了寡居的母亲几十年来所承受的不堪和屈辱,也想起家里多年未交的提留款利滚利竟多达两万多元的那个条据,想起那些居心叵测时时准备置换自己大院底子的那些暴发户们,人性是无法洞察的,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这个举措是不是出此内心,更不知道应该不应该!?他看到白发的老娘坐在台下的第一排,满脸的乐呵样,那一种源于心底的幸福和自豪感染了他,他突然释然了。感谢所有的父老乡亲,感谢乡邻们对我们家多年来的帮携和照顾,许多老套的话语从他的口里一泻汪洋,在久久的掌声和喝彩里他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至少,于苦命的娘,于贫穷压抑了许久的兄弟而言,定是无限荣光!那这个事情就是值得的,也是件善事,他的心里此刻也有了些许的欣慰。

【九】



一辈子忙惯了的娘不习惯于城里的生活,一来闲不住,二来也放心不下家里的小儿子,来来去去待了没多长的日子就回去了。娘的性格就那样,人刚强不服输,嘴上也不饶人,七十岁了走路还是那样风风火火的,一不高兴就开口骂上了。娘说‘儿子能行了,待这里人家笑话我娃里,回农村还是自由舒适,你是个孝子,娘一辈子知足了,我回去还要给你兄弟带孩子里,就不来了。’ 娘回去了,拦也拦不住。


苦了一辈子的娘,时常在巷道里夸赞着自己的儿子,乡邻们也羡慕着娘的苦尽甘来。日子就这样平铺直叙地流过,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一天傍晚,娘去公路对面的小卖铺给孙子买了几袋小食品,拎了一摸兜,急急地咋就没装钱,娘笑着对售货的自家兄弟说‘唉!老了就不中用了,买东西就没带钱,一会给你送过来。’本家的兄弟笑着说不用了,你老人家又欠不哈我的,来了再说。


一辈子不欠人情的娘,回家后安顿好孙子,却执拗地急匆匆又去送钱,天有不测之风云,谁成想,这一去娘就再也没能回来!娘在横穿马路的刹那,一辆飞驰的小车撞飞了苦命的娘,所有的幸福从这一刻凝成了永恒,也冰冻了每一个儿女的心。娘是在村口出事的,娘的尸首却是在几里外的路面上凌乱四散,血肉模糊,娘的生命的最后一刻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和痛苦,不得而知了,那些无良的刽子手们从娘的躯体上一一碾过,可否有人听到娘凄厉而绝望的呼喊!?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这个悲惨的人世啊,究竟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才不为过。


娘没了,走得凄凄惨惨,走得毫无征兆。情景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头,即便坐飞机回来的他也赶不上见到自己的娘亲,他平抑着内心的痛苦和眼泪,试图找到那个没有一丝人性的司机,他心底里有一种把这个家伙碎尸万段的冲动。可是万恶的摄像头只有拍违章时是清晰的,辛勤的警察同志安慰他他们会尽力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徒劳,除了平添了十几天的煎熬,没有一点进展和头绪。


生活就是这样的让人遍体鳞伤,纵有万般的不舍和悔恨,苦命的娘终是回不来了,滴滴泪,声声唤,难抵儿肝肠寸断,也不知道老天爷究竟要他遭受多少的磨难,才能修成正果!?他怀着万分的悲痛安葬了娘亲,他的余生也许只能陷入这一份深深的遗恨里,无法自拔······

【十】


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中涅盘,忧愁缠满了全身,痛苦漂洒了一地。我的累,却无从止歇,我的苦,却无法回避!用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中的一句话来作为这篇悲情文字的结束语吧,人生是苦旅,我亦是行人,也许这一份无法挣脱便是努力活着的所有意义,更多的坚持,不是我们足够坚强,而是别无选择。


香袭布衣于2019年6月5日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