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川的夏天

蒲川的夏天
...

顾名思义,“蒲夏”就是蒲川的夏天,自然也可以理解作夏天的蒲川。距离立夏还有几天,我却感觉蒲川的夏天像是到了,我心中的夏天也是到了。

首先,蒲夏是繁茂的,给人的感觉是到处一片绿,那绿本来就能分出好多层次来——山上的杂树,路边的野花,池塘的水葫芦,脚下的小草,由远到近、由浅入深、铺天盖地,接连起来不就是到处一片绿吗?

其次,蒲夏是热闹的,从早到晚,各种嘈杂不绝于耳,犹如不会收尾的合奏。其中的演唱家有野生的虫儿,也有家养的老牛、母鸡,甚至包括卖鹅肉的老板的收音机,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总之,蒲川是有动静的,这动静正是蒲川的生机使然,带来夏天的蓬勃,昭示着蒲川的生命活力。

再者,蒲夏是清凉的,不是因为天宽地阔,而是竹子。竹子不仅可以生凉,还可以生风。晚饭过后,坐着竹凳,喝着清凉山茶,凉快到暑热消尽,月光满地再枕着竹席睡上一觉,其中的无比惬意旁人大概只有想象的份。

村人的生活并非都是诗意的,尤其是在这个忙碌的季节。疫情防控、疫苗接种、两会的召开一环接着一环,而期间老天时不时地打个雷,来阵雨,难免更加手忙脚乱,疲于奔波。但是,忙有所获,忙中有乐,也就不以为累。

最后的蒲川,是让人疲倦的,也是坦然自得的。所以尽管疲惫,就让其尽情疲惫好了,人也好牛也好稻箩扁担也好,都在疲惫着自己的疲惫,打起了属于夏天的瞌睡,但是心里都是坦然自得的。否则那偷食的老鼠便不会那么幸运,那颗大青树的影子也不会那样清晰映在眼帘。


作者:许明文

编辑:尹玉吉

审核:董凤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