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论坛圆桌对话:新经济周期下,成为准独角兽企业的机遇与挑战

1+6 论坛圆桌对话:新经济周期下,成为准独角兽企业的机遇与挑战

U5全球创投高峰论坛暨《独角兽之战》投资人峰会4月9日下午在深圳水贝壹号隆重举办,来自粤港澳大湾区资本机构与企业家的及众多民营企业家代表共聚一堂,共话新经济时代下的民营企业与资本共融发展之道。

...

会上,资深投资人、财经媒体人及《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先生(圆桌论坛主席),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高轼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勇,凤鸣翔天科技总裁杨志刚,九天睿心科技副总裁袁野,启赋资本投资总监龙志成,力合基金合伙人冯志伟,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几位嘉宾围坐论道,共同进行了以“新经济周期下,成为准独角兽企业的机遇发展与挑战”为议题的圆桌对话。

...

在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成为准独角兽企业的机遇与挑战”,创新是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迫切需要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企业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新时期下,企业运营效率竞争的光环不再,竞争战略将成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要议。为迎接新经济时代的挑战,国家从战略高度推动创新创业,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建设创新创业载体,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动局面,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新经济时代,独角兽企业凭借卓越的创新能力、较短的成长周期、爆发式的数量增长,颠覆了产业发展的传统模式,逐步成为重要的创新型经济发展主体和区域科技创新推动的主要力量。独角兽企业的质量和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国家在新业态、新模式、新技术等方面的创新能力。对于发展机遇而言,现阶段我国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利好政策不断出台,这也为民营企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打开新的市场。

以下为商道创投网整理的圆桌论坛实录: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

对此,《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作为此次圆桌论坛主席,他开场介绍了此次对话的核心要素及关键词, 提到今天的关键词是《独角兽之战》。经过嘉宾个人分享,大家都了解独角兽的概念,我不再重复。我特地查了一下胡润榜单2020年全球独角兽排行榜,总的来说,估值水平并没有变,还是10亿美金,但成立期限延长到2000年,即成立20年估值10亿美金的全球586家企业。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基本上,要成为一个独角兽是非常难的,全球那么多家企业,你要成为当中的百万分之一。所以说,成为独角兽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

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在谈论独角兽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包括今天,无论是活动主题,还是商战电视节目,都叫《独角兽之战》。我个人总结了一下,我们其实是在谈一个精进的商学,这种商学向善向上、至勤至成;我们也在谈论一个商业的美学,这种美学向死而生,让我们在奋斗的过程当中静观自己、照见世界,这个是一个生活的哲学。

鸡汤到此结束,我们转入正题。回到刚才我说的胡润2020年全球独角兽榜单,我统计了一下,独角兽分布前三名的行业是哪三个?第一是电商,第二人工智能,第二是金融科技。我想跟几位嘉宾交流一下,各位觉得独角兽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业分布?如果其他行业也可能涌现出很多独角兽,你认为是哪些行业有这个潜力,它的行业排名会上升?

...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我个人认为,首先抛开独角兽的原始定义不讲,它更多凝聚的是一种社会的共识,主要是资本圈、产业圈,以及政府的意志。当这三者能够形成共识的时候,就比较容易出现大规模的独角兽。若在这个赛道上有任何一方的缺失,这个赛道都不足以产生独角兽。第二,在达成共识的前提下,所谓的时机点非常重要。比如说,如果共享经济出现在20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或者是,在今天再去谈共享经济明显已经过时了。

我想讲的是,这三个头部赛道出现了大量的独角兽,意味着当今我们这个国家的政府资本方,以及产业方在这三个大的赛道上形成了一定的共识,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看法。

... 高轼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勇

高轼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勇:过去大部分独角兽还是基于时代的机遇。过去20年,我们认为是消费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代,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不管是腾讯,还是阿里,还是滴滴,包括现在新兴的很多互联网企业、金融科技企业,都是基于消费互联网发展所带来的很大的一个时代的机遇,他们确实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上面。刚才任总谈到,未来的独角兽可能出现在什么样的领域?我们高度看好的就是在B端产业互联网升级,整个数字化各种技术的应用。我们认为,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将会出现非常多优质的独角兽企业。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大概总结两位的观点,你们认为频出独角兽的行业可能会有坐标,一个是政策,一个是市场,还有一个是资本。在这个坐标之上再加上一个时间维度,在合适的时间做对了合适的事情,几种机缘巧合下,才会造就某几个行业独角兽密布的情况。下面听一下这位做实业嘉宾的观点。

... 凤鸣翔天科技总裁杨志刚

凤鸣翔天科技总裁杨志刚:我可以跟各位分享一下我对半导体行业的认知。我们公司是做半导体的,在去年获得科创比赛第一名。从我个人角度和理解下一个独角兽比较容易出现的行业就是半导体。这里最主要的是环境变化,现在大家看到中美竞争非常激烈,最激烈的领域之一就是半导体。从事半导体行业多年,每天都会看到很多变化。我自己对这赛道内中国出现独角兽企业有比较大的信心,为什么呢?中国的初创企业也好,有一定规模的小企业也好,都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不仅仅是我们行业、国家、政府对这个社会的支持,而且是我们市场对这个社会的支持。以前我们客户买欧美企业的半导体,现在我们客户也能够买,但是他一定会选择买国产半导体的企业,这样安全,还能给国产半导体企业机会。他们不仅仅拿到销售额,还能同时从客户互动的过程当中,知道他的产品差距在哪儿。假以时日,我相信这个赛道一定会出现百亿、千亿的公司。

... 九天睿心科技副总裁袁野

九天睿心科技副总裁袁野:沿着杨总分享的内容我也分享一下我的视角和见解。我也是做半导体行业,主要是芯片这块,所看到的方向跟他的一些想法基本上完全一致。

现阶段来看,想成为一个独角兽企业还是要有些特质,比如产品特性,是否打破行业固有的一些东西,是否创造一个新的产品出来,这个其实非常重要。我看到的两个点,第一个是产品特性,第二个是市场方向。无论是智慧汽车,还是IOT物联网,各方面的需求多种多样。但是肯定会有一两个品类是限制这个技术发展的门槛。谁打破了这个门槛,谁就是这个行业里的独角兽。

...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龙志成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龙志成:除了刚才说的新的科技,包括5G、芯片这块,我也很认同这个方向,除了科技之外,还有一个方向,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大消费方向,我觉得随着中国的人均GDP过了1万美元的水平,中国大部分地区进入了第三消费的时代,不同的个性化的需求、多元化的需求会带来了中国品牌的崛起,现在的95后、00后会为中国的品牌而自豪,中国的品牌也会像几十年前的美国一样有大量的品牌起来,包括我们投的泡泡玛特,从天使头三轮投到IPO之后,新的场景、新的消费人群、新的产品都会有很多独角兽产生。

此外,医疗也是我们重点去看的赛道。医疗有非常大的机会;我们启赋资本也投了很多B2B的电商,这块也是很大的机会。

... 力合基金合伙人冯志伟

力合基金合伙人冯志伟:沿着任总提出来的关键词,和各位大咖分享内容,我说说自己的观点和见解,要成为独角兽,所在的市场可成长的空间一定是独角兽。我本人在2015年投了云天励飞,当时是天使阶段,没有任何销售,投的金额也很大,但是它在五年内成了深圳市选出来的独角兽之一。当时的人脸识别技术从成熟到应用,在机场、码头,包括酒店金融服务到处都是人脸识别。如果我们的产品和服务面向的客户越多,如果消费者是全面的消费者,在这个领域肯定会跑出独角兽出来。

刚才启赋龙总也提到,最开始是英国制造,后来到了美国制造、日本制造,而随着中国文化全面的崛起和商业的崛起,将来肯定是以中国为主导的品牌,纯消费到技术类的电子产品。我们持续的优势,就是从我们生产的优势延展到品牌的优势。事实上,现在很多跨境电商做自己的品牌,动辄上百亿的销售额,市值很大,这些赛道能够产生中国的独角兽,这就是大的经济体的支撑。

从目前来看未来发展,对于我们投资机构、以及创业来讲非常有机会。从这些维度思考这些问题,对于企业的思考周期和快速发展都是有帮助的。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几位嘉宾共同的意见,像在芯片、半导体领域,也包括像新消费、电商这些领域是比较容易出现一定的行业集中度,也比较容易出现独角兽的。

接下来我们第二轮问题。其实独角兽这个江湖风云还是挺乱的,有一些当年叱咤风云所谓的独角兽,到现在要不然就成长失速,没有做大,要不然就是失败,有的已经销声匿迹了。接下来,我想请六位嘉宾朋友各举一个例子,说说独角兽衰败的例子,并且总结一下最核心的衰败原因,请从孙总开始。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最近科创板比较火,去年井喷开放了。最火的赛道之一,所谓的四小龙,有两家的IPO已经撤了,一个在港板,一个在科创板撤的,另外也相继披露了财报。

大家已经看到问题了,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呢?我刚才提到独角兽是三方的共识——政府、资本界和产业界的共识。同时,它也是借鉴了所谓二级市场的概念,就是股价。股价是对未来预期当期的体现,独角兽这个标签也好,10亿美金,或者多少亿美金估值,也是对你未来盈利能力和对社会贡献当期的体现。所以你现在值这些钱,因为你还没有上市,可以用估值的方式来体现。

但是一旦这种预期被打破,无论是商业化场景还是个人团队的经营能力,甚至是在商业化场景上出现问题,没有办法兑现这种承诺的时候,就会出现三方共识的破裂。这种共识出现比较深的裂痕,甚至破裂之后就会出现独角兽个体的死亡,甚至是批量性的死亡。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金融科技前几年非常火,各种币、区块链,因为它们先天的特性连在一起,没有办法抛开单独去讲。今年的政府报告关于金融科技讲的非常清楚,要监管金融科技,加强监管,注意,用的是加强监管。同时,强调了在审慎监管下的金融创新。在这种政府共识的前提下,企业在金融科技这个领域大规模出现独角兽就有非常高的难度,要达成政府的预期。

在独角兽死亡的原因里面,或者经营不善的原因里面,共识破裂是导致它大规模出现死亡问题的原因。在微观层面上,企业者要判断好政府的态度,尤其是我们是大政府,跟国外不一样。同时,我们在商业化的场景下要尽快地去证明你实际的变现能力和价值,否则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孙总认为独角兽衰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共识破裂,坦率讲,估值是靠预期支撑的,肯定不是对静态的收入和利润的反映,应该是动态。当不能实现这个预期的时候,共识破裂,这个独角兽也就不称之为独角兽了。

高轼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勇:我认为,部分独角兽企业发展不大规模,甚至是往下走,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创始人的开放程度,以及整个团队的管理出现了问题。

我们前些年也投了一个新能源汽车领域,属于新能源汽车的电机电控领域,这站在当年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该企业在技术上有一定的领先优势,所以在开始阶段,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这种企业做到一定的时候,可能老板整个格局,以及开放程度、内部决策机制陷入一个僵局,这个企业没办法引入更多的人才,没办法嫁接更多的资源去推动这个企业的发展,所以这个企业会错失掉一些更多的发展机遇。

另一方面,在团队管理上面,我们过往参与很多企业深度的陪跑比较多,我们也做一些比较深度的梳理,比如企业的股权激励等等。往往很多时候,团队在利益分配上没有做得很好,导致一些核心人才的流失,这种也是独角兽企业衰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更多还是从企业内部的团队,以及创始人的格局上面看到了独角兽企业发展的一些问题。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李总举的例子是在人的方面,最关键是人。这个企业的掌门人授信有余,很务实,但是开放性不大,不能用更开放的胸怀接纳更多的人和合作方进来,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真正的瓶颈就变成了老板的格局。

凤鸣翔天科技总裁杨志刚:刚才李总谈到的这个非常好。半导体行业里面今年碰到一个热点的问题。前一段时间,甚至包括李克强总理提到这件事情,半导体行业里面缺货,很多时候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服务客户,我自己要做好的产品,毫无疑问这都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个是供应链管理方面,今年半导体行业里面的业内人士都知道,你今年的生意好坏不取决于你卖多少,而是你能拿到多少货。所以我觉得从硬科技行业里面,你只要有一个环节掉链子了,可能会对你的公司有非常明显的影响。过去十年,大家对供应链这块不太特别在乎,大家想我有订单还怕生产不了,结果今年全行业缺货。公司的好坏取决于你能拿到多少产能,从硬科技产业里面做事的角度来说三个地方我认为都很重要,产品、客户服务、供应链管理。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其实你可以评价各种共享单车,反正这种例子大家也是知道,非常公开的新闻。有人曾说真正制约共享单车行业发展的瓶颈是颜色不够用了,希望大家从这评论一下。

九天睿心科技副总裁袁野:我之前在从事AI,包括语音和视频应用。我看到两个点,一是说它有先发优势,无论视频也好,音频也好,当AI的方向出来之后,同时有好几家这样的独角兽企业跳出来。但真正走到最后,走到上市,或者走到真正盈利,还是排头的一两家。为什么导致这个结果?除了本身的先发优势和政策优势以外,第二个是产品的差异化打的不够好。

现在这么多独角兽里面,未来到底谁失败了?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做了跟随性的动作,他永远都在跟随,所以导致他最终倒在了这个路上。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龙志成:我觉得最核心的一个原因,得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一个企业最核心的还是要把它的自有现金流赚到,如果一个独角兽企业有自有现金流,就不怕估值和市值的波动,这是最核心的原因。

其次,独角兽衰败就是因为有些行业是一家独大,大哥吃肉,二哥喝汤,第三个就没得玩了。在这个行业里面,可能没有做到第一名就被淘汰了。一个伟大的需求会成就一个伟大的企业,而一个伟大的需求会有无数的公司失败做尝试,才会有最后一个伟大的成功。不管是造飞机,或者现在做电动车,或者涉及未来的价值,这真的是伟大的需求。可能我们看到很多公司尝试失败了,但是我不能因为一些公司的失败而否定这个需求,未来需求能够成为非常大很优秀的企业。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刚才袁总和龙总讲的非常好,袁总观点在产品差异化方面;龙总提到两点,一个非常根本,我希望在类似的投资论坛上把这个关键词讲之又讲,就是自有现金流。另外,有一些企业消亡是因为行业特质,有个所谓的721法则,在某些特定的行业经过比较充分的洗牌之后,老大会占70%,老二占20%,老三、老四一直往后大家共同才能分享10%的市场。我们也要发现,在行业实现集中之前,有些行业进入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力合基金合伙人冯志伟:比如当年百团大战团购,最后美团跑出来。当时大家做团购的时候,王兴在做饭否,我们公司当时投了饭否。王兴当时说要做公司的Facebook,最后饭否因为宣传的原因停掉了,反过来杀到团购里面把别人都杀掉了。

说到共享,包括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最后剩下的就一两家。独角兽的竞争非常激烈,最后面向大众消费者形成一张网,中国消费市场的几张网,一两三张就足够了。

不同的行业差距比较大。技术类的要做好技术、现金流。但是很多行业就是要靠烧钱,要想五年内赚钱是不可能的。但是技术类的企业要以这种方式发展就很惨,因为对于技术类的受众,投资机构、资本、政府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不可能说是规模做到无限大,天花板极高。如果马斯克忽悠上火星,他持续融1万美金都没有问题。

每个企业有不同的势能,资源的强度和密度都决定了自己在哪个赛道,哪个行业,也决定了能不能走出来,会不会倒下,这需要每个企业自持一些特质东西,创业团队要来把控这个事情。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综合这六位嘉宾的观点,要成为一个独角兽,或者成为一个准独角兽,其实它需要的能力是非常多维的——团队长的胸怀、一直到供应链、到生产、到服务、到对市场的把握、在市场上的定位,最后会体现在现金流上面。毕竟估值仅仅是估值而已,它需要你用现金流不断地进行维系。否则就真成了估值传销,我们把这个估值最后传给二级市场。

所以我觉得,虽然今天的关键词是独角兽,但是个人认为是否估值10个亿,一点也不重要,作为创业者,行稳致远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最后请各位说一句寄语。

海量资本合伙人孙昕:我本人是中国创新创业决赛大赛多年的评委。当评委时,需要我给决赛选手做培训。去年到今年,我一直强调同一个主题,叫2020-2021创业生死书。其中有一个非常核心的观点,就是在当下这个时期,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无,只有企业健康的活下来,只有自有现金流、健康的现金流才是唯一的金标准。对于独角兽来说,其他荣耀都是健康成长最后的结果,而不是主动自己贴一个标签,否则把自己束缚在里面,拼命地兑现对投资人、产业、政府的承诺,会很难持续的走下去。

只有在当下这个环境下,只有健康的现金流才是唯一的金标准,这是我想送给当下创业者的话。

高轼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勇:这个时代是大变革的时代,现在企业的发展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期和变革期。希望广大的创业者独角兽企业能够抓住这样的机遇,实现新一轮的独角兽创业大赏,谢谢大家。

凤鸣翔天科技总裁杨志刚:创业是一个很让人兴奋的事情,创业不易。我给大家的寄语是:心之所向,不问西东。希望大家能够知行合一坚持下去。有时候成功是你比别人多坚持那么一下,既然选择了创业,希望大家做好熬的思想准备。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杨总说的寄语让我想起了2019年元旦跨年,那时我参加一个跨年晚会有一个小的演讲,PPT最后一页我写了一段话,叫: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经过2020年疫情,个人对这句话有了更加充分的一个认识,就像刚才杨总讲的,有的时候是要熬的。

九天睿心科技副总裁袁野:只有创业者才知道创业者的不易,其他人应该很难理解。熬过多少夜,饿了多少顿。所以我想说是:希望大家放开心态,更真诚、更勇敢地拥抱资本,拥抱市场,砥砺前行。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龙志成:除了刚才说的新的科技,包括5G、芯片这块,我也很认同这个方向,除了科技之外,还有一个方向,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大消费方向,我觉得随着中国的人均GDP过了1万美元的水平,中国大部分地区进入了第三消费的时代,不同的个性化的需求、多元化的需求会带来了中国品牌的崛起,现在的95后、00后会为中国的品牌而自豪,中国的品牌也会像几十年前的美国一样有大量的品牌起来,包括我们投的泡泡玛特,从天使头三轮投到IPO之后,新的场景、新的消费人群、新的产品都会有很多独角兽产生。

力合基金合伙人冯志伟:很多项目都是从实验室开始的。确实,投资很辛苦,创业是种生活,只要热爱这个事业,心无旁骛做这个事,我相信投资机构会给你钱。一定要有激情、热爱,而且拥抱未来巨大的不确定性,甚至不知道明天的事情是什么。如果有这样的心理素质和梦想,绝对是资本市场所青睐的,我也相信,不管失败多少次,最终会成长起来,最终会成功,谢谢。

...

《独角兽之战》投资顾问任金龙:冯总讲我们要拥抱不确定性,创业是一种生活,我们坚持不懈地朝前走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再次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也谢谢大家的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