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秦岭王家坡,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只有一栋老房子和一位老大娘

寻访秦岭王家坡,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只有一栋老房子和一位老大娘

远村行走,寻访中国最后的山村,这是专业行走关于秦岭柞水胡家沟的第13篇图文。

前情提要:有点让人想不到,秦岭这个山顶上,竟然还住着一户人家,也太苦了

...

秦岭最好的阳光

站在大门口的老大娘,正准备要走,东西都收拾好了,全部装在背篼里。我们三个人的出现,估计吓了她一跳,毕竟地方这么偏僻,平时大概是不会有人专程过来

时间是2021年3月13日11时38分,秦岭最好的阳光,这一刻都落在了柞水县胡家沟王家坡的这半边山上,这里与世隔绝,只有一栋老房子和一位老大娘。

老大娘个子不高,戴着帽子,面色红润,身穿花衣,她装好的背篓的顶部,放着一捆捆好的硬纸板,背篼里装的东西并不沉,是一些杂物。

...

老大娘思维敏捷,言语清晰,问我们从哪里来,来这里干什么?我们据实回答。老大娘说,进屋坐坐吧,转身就要给我们倒水喝。我们连说谢谢不用了,老大娘也就没坚持。

几个进山旅游的

“胡岭村-25”,门牌上的部分蓝漆,看起来已经剥落了,不过实情却并非如此,那些白色的漆痕,实际上是之前贴的红对联,颜色褪掉之后形成的。

...

在秦岭山里面,这一年贴一回的对联,家家户户都贴得那么认真。房是老房子,墙是土坯墙,但对联却很讲究,里一副外一副,规规整整、喜喜庆庆。

老大娘说,我们来得不巧,她正准备要走。我们问你去哪儿呀?老大娘说,这是她家的老房子,新房子盖在沟外面,她平时也就种庄稼了,才回来看一看,一般也不在这里住。

...

正说着的时候,没想到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这铃声不是我们三个人的。只见老大娘慢慢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老年手机。“快了快了,来了几个进山旅游的,我马上就回!”

活在世上为了啥

我们以为这里只有老大娘一个人,没想到还有一只猫。就在我们和老大娘说话时,猫就猫在门槛后面,静静地用眼睛看着我们,侧起耳朵听我们说话,黄玻璃一样的眼珠子一动也不动。

... ... ...

“您不在这里住,咋还养了一只猫?”我们有些纳闷。“没事我就上来了,反正也不远。”老大娘回答说。

我们没有再去询问更多信息,老大娘这样的情形,在秦岭山里面实在是太多了。房子可以重建盖一个新的,人可以换一个屋子睡觉,但上了年纪的老人,却舍不得住了一辈子的家。

人活在这世界上,为了个啥?年轻的时候,也许是为了事业,为了爱情,年老了以后,恐怕就是为了一个几十年下来,已经住习惯了的地方,或者一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生活节奏。

等待着灯枯油尽

一个人对于家的那种感觉,也许就是老房子前面,石头堡坎缝里长出的几株蒲公英,金黄的花朵散发着熟悉的味道,这味道闻了几十年,时不时会想起来。

...

一个人对于家的那种感觉,或许就是这一捆捆堆放在一起,等待晒干的柴禾,山是寂静的,林子是寂静的,老大娘从林子里一根根捡回这些柴禾时,大概也是寂静无声的。

...

一个人对于家的那种感觉,又或许是看着这些石板时的回忆,一辈子这么漫长,啥都忘记得差不多了,为啥偏偏盖房子这件事情,记不住却忘不掉,仿佛石板一直在自言自语。

...

一个人对于家的那种感觉,就像这长流的水,就像这乱生的树,它们杂乱无章,却拼合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网住了渐渐老去的心境,让人甘愿在此等待灯枯油尽。

...
... ... ...

搬不走的是记忆

老大娘也许没有这么多纷乱复杂的想法,对她来说,她大概只是习惯性地往来于两个家之间,不过我提到的这种感觉,如果真的出现了,绝对也属正常。

我们问,能到屋里去看看吗?老大娘说,当然可以进去看了,不过因为好久不住这里了,里面啥都没有,乱得很。

...

所谓无,其实就是有。能搬得走的,实际上还只能算是物品。只有搬不走的,才是真的记忆,才是关于岁月和家园的往事。

下篇图文,我将带着大家进入秦岭“胡岭村-25”这户人家内部,去看看到底有哪些搬不走的记忆?

作者简介

专业行走,行走秦岭十余载,边走、边拍、边写,自创“行走体”散文,网络阅读九千万,着有散文集《远村行走》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 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