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怀揣500元北漂,到开百万豪车的德云四公子:孟鹤堂的励志人生

从怀揣500元北漂,到开百万豪车的德云四公子:孟鹤堂的励志人生

前几日德云社封箱,节目精彩纷呈,观众合不拢嘴。

正餐之前,也有一些甜品小食,引得观众胃口大开,津津乐道。

在这其中,七队队长孟鹤堂潇洒地从阿斯顿·马丁旗下零百加速仅需4.5秒的豪华SUV中缓步走下的场景,尤其令“德云女孩”印象深刻。

...
See What Whole Mouth Dental Implants Should Cost
Sponsored by Offer Finder | Search Ads

有人戏谑地说,不开甲壳虫的小孟还真有点不太好认;

也有人醋劲十足地质疑德云社成员的真实收入状况。

...

捧杀或棒杀,都不是我们今天要聊的主要话题。

这篇文章,主要来谈谈“万物皆可盘”的孟鹤堂,是如何从一个兜里只有500块的大堂经理,一步步成为开着300万豪车、与观众插科打诨、在春晚舞台上熠熠生辉的“角儿”的。

...

籍籍无名的早年时光

1988年4月26日,一个白净的大胖小子,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亚沟镇诞生了。

【SHAPE衔接学位网上咨询日】24/4
Sponsored by 才晋高等教育学院 (SHAPE)

这地儿,或许很多人没听说过。但若说起当地特色食品粘豆包,东北乃至全国的吃货朋友们必然会觉得熟悉而亲切。

父母为孩子取名孟祥辉。

关于孟祥辉的家境,网上鲜见详细资料,只能通过一些零星的资讯碎片,拼凑出一个大致轮廓。

至于真伪,还请诸位看官自行判断。


... ...

虽然他的家境无据可考,但可以确定一点:他并非出生在大富大贵的大户人家,日子勉强过活。

初中毕业,孟祥辉上了艺校,学表演。

毕业后,同学大多志向远大,直眉瞪眼奔着北影中戏去了。

众所周知,学艺术前期投入巨大,后期收效看天,孟祥辉家庭条件不太允许他继续深造,小伙子也懂事,只身一人前往北京,成了一名忧伤的北漂。

当时小孟的人生规划并不清晰,多少有些迷茫。恰逢同学冯照洋在德云社学相声,告诉小孟德云社年底招新,何不去尝试一番。

小孟思忖良久,报上了名。

白天上班打工赚钱,晚上练贯口,牙缝里挤时间,可谓用心良苦。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在考试当天,孟祥辉掉了链子——高烧不退,嗓子肿得老高,整个人晕头转向,腾云驾雾一般。

万般无奈,只得迷迷糊糊说了段烂熟于心的贯口,唱了几句《鹬蚌相争》,讪讪离场,去留全凭造化。

本不抱太大希望,未料几日后收到短信:孟祥辉,下周六到德云书馆上课,已被录取。

...

初入德云社,身兼数职

刚到德云社,孟祥辉觉得自己学了几年表演,属于半科班出身,不说出类拔萃,至少也算中等偏上的水平,没想到纯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卧虎藏龙的德云社。

同期的师兄弟里,有自幼学曲艺的、有学问高的、有柳活见长贯口出众的…相比较而言,孟祥辉并无半点优势。

好在小孟脑子灵光,爱好钻研。老郭教完后,小孟并不是抛之脑后,不闻不问,而是仔细琢磨其中的气口、节奏、包袱等细节问题。

先把基本功练扎实了,再谈个人风格,这种思维方式,贯穿孟祥辉学艺生涯始终。

学艺的过程是枯燥的——早晨五六点跑去护城河边永定门吊嗓子、背贯口,一直练到十点半;吃完午饭赶去剧场,在侧幕观摩师父、师兄的表演;周末到德云书馆上课。

学艺的过程也是有趣的——空闲时间去于谦家玩儿,开车、拎包、帮于老师联系烫头师傅,腿脚勤快、嘴皮利索的小孟深得于谦喜爱。

后来,于谦开饭店,孟祥辉租场地、装修、买桌椅、招服务员;于谦建马场,孟祥辉打井、盖房子、进马…

人说一心不能二用,年少的孟祥辉却能一人身兼三职:德云社学徒、于谦小助理、饭馆大堂经理。

...

正式拜师,遇上好搭档

2009年6月13日,孟祥辉正式拜郭德纲为师。

云鹤九霄,龙腾四海,孟祥辉排在了“鹤”字一科,又因仪表堂,曾有大经理的工作经验,21岁的孟祥辉由此得名“孟鹤堂”。

说相声,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孟鹤堂初登台,讲的是相声名段《八扇屏》。

演出效果可以用“惨烈”二字来形容。灯光打来,大脑空白,全场目光齐刷刷地怼在你脸上,没有舞台经验的孟鹤堂,纯粹靠着肌肉记忆,艰难地熬完了演出。至于技巧、现挂、控场、情绪…全无心思顾及。

失败是成功之母。经师父指点和自己琢磨之后,孟鹤堂决定先从最基础的模仿做起,模仿名家的节奏、气口、分寸。在没有能力展示自我风格的时候,脚踏实地,不急不躁,稳步前进,才是正道。


2010年前后,孟鹤堂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半:周九良。

彼时,他还叫周航。十七八岁的年龄,却有着三四十岁的老成。酷爱曲艺的小周,三弦弹得像模像样。

当时孟鹤堂似乎遇到了瓶颈,于谦说:传习社有个不错的孩子,你们可以试试搭档。

同年12月7日,孟周二人首次搭档登台,一段《猜灯谜》,虽然圆满完成,但算不上默契十足、笑点密布。

两人合作之初,因理念差异,意见相左的情况甚多。孟鹤堂主张不计后果地抖包袱,不管节目完整性,图台下观众一乐;而周航,侧重于相声的整体性,讲究传统和老派,不太在意包袱的效果。

一个活泼似火,一个内敛如水,水火虽难以交融,却也能恰到好处地形成互补之势。

就这样,孟鹤堂和周九良像男女朋友谈恋爱一样,慢慢磨合,各自退让,终于成为黄金搭档。

...

高光时刻,万物皆可盘

虽然孟周二人在小剧场里已小有名气,但真正让他俩火遍大江南北的,还是2018年的综艺节目《相声有新人》中那段经典台词。

孟鹤堂:干干巴巴,麻麻咧咧,一点都不圆润。

周九良:刚雕出来都那样。

孟鹤堂:盘它!

“盘”是文玩术语,意为反复摩擦,让物件浸润油脂,更有质感,形成“包浆”。

孟鹤堂用夸张的肢体动作和丰富的表情,演出了“万物皆可盘”的幽默和搞怪形象,使得“盘它”二字颇具魔性,成为一时风头无两的网络热词。

...

毫无悬念地,孟鹤堂和周九良成为了《相声有新人》的全国总冠军。

之后,孟鹤堂参加了许多综艺节目,在《欢乐喜剧人》和《德云斗笑社》中大放异彩,更于2021年2月26日登上央视舞台,在元宵晚会上和蔡明、潘长江、李雪琴表演了小品《彩排》。

...

艺术风格,师父评价

郭德纲曾评价孟鹤堂:台风稳,大气,在这个年纪并不多见。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孟鹤堂早年学艺期间的勤奋,练就了他扎实的基本功;丝毫没有偶像包袱的浮夸表演,让他如同一股与众不同的泥石流,与清新俊朗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反差。

口技、戏曲、唱歌、跳舞,以及标志性的“刹车哭”,都让观众印象深刻。

对于孟鹤堂的创作能力,郭德纲也曾直言:是个聪明孩子,能下功夫去弄新作品,在这一科入学的学员里能脱颖而出,说明走脑子了。

...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与仪表堂堂的外在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小子常常猝不及防地在舞台上开起车来。

有名气自有争议。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孟鹤堂的阿斯顿·马丁DBX也紧随其后。至于流言蜚语、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判。

且说此刻,从落魄北漂到当红名角,孟鹤堂在德云社乃至中国相声界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不失为一种能耐,也的确是个相当励志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