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权谋、制衡和猜忌,安史之乱的真正原因

那些权谋、制衡和猜忌,安史之乱的真正原因

这两天断更了,因为在写中国哲学历史,写了两天失败了,这个主题要写生动太难了.....

还是先写下权谋和斗争.....

...

文|坏土豆 陪我的国一起逆袭

公众号|一个坏土豆 ( iamhtd )


1部分:太子,是皇帝最大的敌人!

2部分:李世民开了个坏头,从此皇族最怕家里人。

3部分:为什么要设置节度使,是节度使导致的安史之乱吗?

4部分:李隆基的权术核心;

5部分:精妙的制衡,终于出现了漏洞;

6部分:你看看,我说了他要造反,现在还敢不相信我?


...


皇帝是所有职业中风险最高的,中国历代皇帝中,非正常死亡率为44.5%,都接近一半了,做这个工作比前线厮杀的战士还危险。

所以,多数情况下,做皇帝,都在高度紧张状态中。


但是,比皇帝更危险的是太子。

因为所有的皇帝,天天担心的就是人还没死,权没了

皇帝的这种心态很正常,别说皇帝,做个州长,被前呼后拥,一旦退休了就门庭冷落,很多人都接受不了,一夜之间老了10岁.....

所以皇帝最忌惮的就是太子,而太子最怕的就是皇帝对自己有疑心;

皇帝只是风险高,而太子这个职业,才是最苦逼的。


做太子,一怕被皇帝猜忌,二怕皇兄们要自己的命抢太子的位置;

而且太子怎么做都不行,要让皇帝满意和放心几乎是没有可能性。


...


不巩固自己的权力,每天游山玩水酒池肉林不问政事,就会被皇帝斥责根本没有接班人的样子,不似人君,于是被老皇帝废掉了,二弟当了太子,二弟登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干掉曾经有影响力的旧太子以绝后患;

那如果巩固自己的权力,积极参与政治国事,甚至还跑到边关去慰问将士?老皇帝说你想干嘛,老子还没死你就急着拉帮结派想架空老子?等你羽翼丰满是不是要搞政变?一道圣旨下来,要么拖出去砍了,要么被幽禁起来当高级囚徒;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想当皇帝的太子是嫌自己活腻味了....


如履薄冰,小心做人,但旁边一堆人给你挖坑,不是想推你到悬崖就是让你趟地雷阵,老皇帝御驾亲征打突厥,前脚刚走,后脚一道道报告上去了,10个报告8个说你在收买人心想造反;

早请示晚汇报,老皇帝说你屁用没有,不敢担责任。

勇敢承担责任,那死得更惨......


...


太子这个工作,还不能不干,不干吧,就是让二弟干,二弟以后大概率要收拾你;

你积极表现吧,二弟和你爹都要收拾你。


但你是皇帝,你也要收拾太子啊,你才38岁,太子都20了,你看着每天盯着你位子的壮年小子,你怕不怕。

你50岁,正当壮年,太子都32岁了,太子要追求进步每次上朝积极发表意见,连宰相都唯他是从,你怕不怕?

要知道这里可没啥父子之情,皇帝才没有每天辅导太子做家庭作业?更不会接送太子上学下课?


所以胤禵对康熙说:我东也不是,西也不是,你到底想让我怎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你看太子最近郁郁寡欢,不禁心中一阵怒火:最近朕怎么对你不好了,凭啥不高兴,是不是就盼着老子死了早点抢老子的位子?


...


当然,老皇帝也可以父慈子孝,但儿子不干啊。

好比如野史里面流传的故事,康熙的太子找高人算命,算出来康熙可以活100岁,自己当太子要当到80岁,太子勃然大怒:自己眼看都50岁了还是太子,老东西你怎么还不死。


太子每天和大臣们交头接耳,夜夜到一起把酒言欢;

边疆守将回京城回报工作,太子给他送了五万两银子;

太子府中出了祥瑞;

听说太子下班了回家就穿龙袍;

......

搁谁当皇帝能不怕?

历史上除了朱元璋和朱标,雍正和乾隆,皇帝家没几个能搞好父子关系的。


...


公元626年,李世民在玄武门斩杀李建成和李元吉,随后李世民霸占弟媳,将李建成的家眷切瓜砍菜一样的杀了个干净,不给李渊留一点念想。


李世民顺利登基,开启贞观之治,成就中华历史上的不世伟业。

但玄武门之变从此给大唐留下了坏榜样,此后皇族之间猜忌不断,皇帝皇子们有样学样,父子之间高度紧张。


...


李隆基,从小就是搞权谋出身的,也是靠搞权谋成长的,当然,这不怪他,大唐的政治风气就这样,或者说在君主专制制度下没的选择。

从儿童时期就被武则天幽静,在刀锋上成长,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李唐宗室几乎被连根拔起,生母被迫害致死,身边的随从动不动就被来俊臣等酷吏叫过去酷刑审讯,自己动不动就被诬告有“异谋”。

自己还未成年,就经历了神龙政变,亲眼看到你死我活的宫廷政治斗争比我们看的宫斗剧还多,

710年,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后与上官婉儿,之后奋斗不已好不容易从太子到皇帝,位置还没坐稳,就被自己的姑母算计,李隆基又发动先天政变,处死了太平公主,才算是大权在握,坐稳了皇位。


...


所以对于李隆基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家人,因为从小到大,要弄死自己的全部都是“家里人”,他对别人可能还会网开一面,对自己的亲人,一旦有猜忌,李隆基必然会下死手。


公元737年,李隆基的次子,31岁的太子李瑛和鄂王李瑶和光王李琚被李隆基的老婆武惠妃召唤入宫,说是要缉拿宫中的盗贼,结果武惠妃又反咬一口,构陷说他们是带兵杀入宫中谋反。

这个计谋根本不算高明,但是52岁的李隆基毫不迟疑,一点也没手软,就处死了自己亲生的三个儿子。

对于李隆基来说,但凡这样的事情,他只有一个原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防火防盗防太子,越是和自己亲近的人,李隆基越怕。

太子,就是最危险的敌人。


...


李瑛被杀了之后,李亨做了太子,真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做啥都要被猜忌,稍微和大臣多说一句话,就要被李隆基怀疑是不是要结党,关在家里面不出来闭门谢客就被怀疑是不是要阴谋造反,见父皇多了就被怀疑是不是要借机夺权。

公元746年,李亨上街散心,不巧碰到了小舅子韦坚,一时间多说了两句话,但是太不幸了,就在几天前,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回长安汇报工作,对李隆基说:韦坚是个好同志。


不得了了,就这个屁大的事情,马上就有人指控说太子想谋反,勾结边关将领。

李隆基雷霆大怒,下令严查,太子李亨心胆俱裂,又惊又怕,为了撇清关系,马上和老婆离婚。


这样的事情多得数不清,简直是太子的日常生活,如果李隆基要废掉太子,对于长安城来说,绝对不是什么新闻。

所以李隆基喜欢什么呢,安禄山说:臣只知道陛下,不知道太子。

李隆基听了龙颜大悦,比喝了蜜还甜,这才是我大唐的忠臣,其它和太子交好的大臣,你们想干嘛,是不是等着我快点死了你们有拥立之功?朕看你们都不是好人。


...


李隆基最是猜忌太子,太子是怎么想的呢,没人会知道,但只要是个正常人,谁会喜欢过这样朝不保夕的日子,谁不盼着李隆基早日驾崩?

做太子,不怕受委屈,最怕的是委屈受了,皇帝还没做成,这才是都白瞎了!

李亨过的日子比犯人好不到哪里去,每天被人监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看着李亨的人,是宰相杨国忠,他就如是李隆基最忠诚的猎犬,每天在太子身边蹭来蹭去,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要发现太子谋反的蛛丝马迹,然后兴冲冲的向主子报告。


...


天宝十五年,大唐盛世,谁也不曾想到会发生安史之乱,大唐从此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大唐为什么要设置节度使?这个职务导致了大唐从盛而衰的转折点吗?


然而并不是,安史之乱本质上就是李隆基搞权利平衡搞砸了

到了李隆基的时代,设置节度使是大唐运行和管理国家的有效途径。


在此之前,大唐沿用隋代的府兵制,府兵制其实就是民兵,比如全国有60万的农民他们是不用向政府缴税的,而他们的义务就是打仗的时候服兵役。

平时种田,战时打仗。


...


但到了盛唐之时,府兵制玩不下去了,因为全国其实就是两个战区,一个在西北,一个在东北,大唐基本上是沿着这两个地区在开疆拓土,内地几乎没有战争。

而这两个地区所对抗的基本上都是游牧民族,西北打到阿拉伯,东北打突厥,要打游牧民族,民兵根本不行,上去就是送,需要的是比游牧民族更强悍的精锐骑兵。


在这种情况下还搞府兵制就会一堆问题,导致西北和东北的民兵天天打仗,根本没时间种田,而内地的民兵几乎不需要打仗,也不用缴税,只享受权利不承担义务。

所以,民兵制被废除了,开始搞募兵制,就是国家花钱雇佣职业士兵。


但是雇佣职业士兵问题马上就来了,朝廷没钱了.....

大唐不是盛世吗?是的,很多盛世朝廷都没钱,我在孤独的皇帝,300年宿命中说过,土地兼并带来的历史规律中国古代几千年都逃不脱,盛世之下,国弱民富,当然,这个富不是指人民,是指贵族。

人越多,国家越收不上税......


...


而且雇佣职业士兵,最大的问题是,粮草运输后勤补给这个事情超级难搞定,成本高到难以想象,要知道,到了李隆基时代,大唐的疆域无比的广阔,达到了1237万平方公里,远超历代,这就导致一个严重问题,如果要将江南的粮食运送到前线,运一吨粮食,运输过程中人吃马喂,要消耗20吨。

而大唐的时候,基本上老百姓缴税还是缴纳的实物税,运输成本极高,根据记录,老百姓缴1匹绢的税,实际上要被摊派至少2匹娟才能打平运输的成本。


战线过长,后勤补给的难题李隆基是搞不定的,最后,节度使这个岗位被发明了出来,所谓节度使,就是当地的军官自己想办法搞税收养活士兵,比如范阳军区的总司令,以后不仅仅管军事,财务和民生也一起管了,集军、民、财三政于一身,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当地的土皇帝了。


李隆基时代边镇十节拥兵49万,而中央禁军不过12万人,典型的外重内轻,强枝弱干。

而且,从大唐一开始,玩的是以夷制夷的那一套,边防军官,很多都是胡人,这样,就会导致危险系数更大。


...


但是这些问题,我们能看到,承担风险的李隆基能看不到吗?

事实上,伴随大唐的疆域不断扩大,西北是沙漠,东北是苦寒之地,节度使制度是在当时的那个时代能够想到的最好方法。而且,对于有着强大信心的大唐来说,让胡人做行政长官,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一个文化自信到可以碾压周边的时代,各民族对流光溢彩海纳百川的大唐,都是心怀仰慕。

也就是安禄山狗胆包天去造反了。


虽然边镇兵力过大,但十镇相互牵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且在天宝年间,大唐对节度使的人事调动权是完全可以掌握的,很多节度使与丞相的职务可以随时切换。

原因在哪里呢?


...


李隆基玩了一辈子的权术,所有的人事都被他牢牢控制,极度的膨胀与自信,根据他的算计,安禄山是不可能造反的,所以烽烟四起,消息传到长安,李隆基居然眉开眼笑的对杨贵妃说爱妃他们又逗我玩,说安禄山造反了。


安史之乱爆发之前,李隆基已经70岁了,奋斗了一辈子,到了享受的时候,早就已经失去了开拓创新的锐气,没有了先前的励精图治精神,也没有改革时的节俭之风了。


所以,李隆基开始骄奢淫逸,挥霍无度。

每天玩命的花钱,否则人死了,钱攒了那么多,都便宜了别人.....光对后宫的赏赐钱不计其数,户部郎中为了投其所好,“岁贡额外钱百亿万,贮于内库,以供宫中宴赐”,并且还告诉玄宗:“此皆不出于租庸调,无预经费”。


...


这个时候,李隆基就玩一件事情,搞权力制衡,稳定大唐的稳定局面,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要出现人还没死,权没了的局面,最防范的是太子。

搞权力平衡,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让整个朝廷内斗,就好比有些目光短浅的老板,特别喜欢做一件事情,在公司内部挑拨离间。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财务部和销售部恨不得打架,总经办看谁都是贼,研发部和市场部天天抢功劳,制造部觉得采购部专门坑他们.....

这样做的好处嘛,就是在一个公司里,谁都不可信任,大家觉得只有老板贴心,

所以有啥事大家都喜欢和老板交流,任何信息老板都是最快掌握,采购部买个螺丝贵了一块钱,马上就有人给老板告状去了.......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说皇帝了,就算是个县官,都不可能完全不懂权谋,否则面临的就是崇祯的问题,下面的人铁板一块,皇帝彻底成了孤家寡人,但是李隆基的问题是,光搞权谋去了

皇帝带头,大家有样学样,杨国忠之前,宰相是口腹蜜剑的李林甫,一边和你攀交情,一边桌子下面摸刀子,李林甫的最大特点就是嫉贤妒能,和谁都搞不好,谁有能力就排斥谁,而且往死里弄太子,结的仇遍布天下,到了最后,整个朝野人人都想让他去死。


...


李林甫也知道都想搞他,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每次出门都要由百余人随身护卫,并让金吾卫士卒在前方数百步外进行清道净街,公卿大臣都要回避。

回家了也不得安生,如临大敌,居住的地方不但重门复壁,而且用石头砌地,墙中夹置木板,甚至一晚上要多次转移住处,谁都搞不清楚他住在哪里。


李林甫越这样,李隆基越高兴,因为他最怕的就是一团和气

这不就是孤臣吗?为了朕不惜得罪天下人,周边的人越说李林甫坏话,李隆基对李林甫越信任。


当然,李林甫可不仅仅是一个小人,而是的确能力超群,简直会读心术,李林甫每次与安禄山交谈,都能猜透他的心思并抢先说出,让安禄山又惊又怕,大冬天的出一身汗。

安禄山返回范阳后,每次长安有人过来,他都会跑上去问:李林甫最近有谈到我没有?

听到李林甫说自己好话就像吃了个蜜一样高兴。如果李林甫说让自己老实一点,就会惶惶不可终日。


...


公元735年,李林甫得病死了,结果大唐马上出了个问题,因为李林甫排挤人才太牛逼了,稍微有能力的人都被他搞走了,整个朝廷没能用的人了,最终杨玉环的远房哥哥杨国忠小人得志,入朝为相。

杨国忠和李林甫一样,是“孤臣”,上台后就到处得罪人,当然,天天收拾太子,这是日常工作,敢不收拾太子,自己就会被李隆基收拾。


...


李隆基喜欢大臣们做孤臣,让整个朝廷相互牵制,文官和武将结仇,西北节度使和东北节度使不共戴天,这一套下面的臣子也是人精,不可能看不出来。

李林甫知道,安禄山当然也知道。


李隆基高度信任安禄山,就是因为安禄山除了他李隆基,谁都不认,安禄山看似粗野,拍马屁的功夫在古代绝对排得上前列。

李隆基认为他懂安禄山,可安禄山才是真正最懂李隆基的人。

不说别的,从最底层的小贩能爬到民政军一把抓的节度使,还能懂9国语言,岂是泛泛之辈?


安禄山见了太子不行礼,说:我只知道皇上,不知道太子是个啥岗位。

后面又强力助攻补刀了一句:你说皇上死了就是太子当皇上?不,皇上怎么可能死。

说完后一副痛彻心扉的模样,比死了爹还难受,眼泪都被挤了出来。


...


李隆基一听这话,心里那个乐啊,那个爽啊,骨头都轻了几两,人都年轻了20岁,估计当时如果把杨玉环送给安禄山他都舍得。


安禄山骄横跋扈,深得朕意,杨国忠恼羞成怒,上台后就和安禄山杠上了,两边简直就是仇恨四海,一有机会就开始撕,杨国忠天天说安禄山要造反,安禄山天天说杨国忠祸国殃民,李隆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你们互相敌视,朕来做裁判,这就安全了。

下面的人左右制衡,相互告密,李隆基觉得自己的江山无比稳固。


因为他有几层保护的屏障,首先安禄山的部队不到20万,虽然兼任了多个节度使,相当于是东北军区的总司令,但大约也就是全国总兵力的1/3左右,如果要造反,不仅不得人心,在兵力上也是打不赢中央的,而且西北军区的哥舒翰和他是死对头,天天防着安禄山,就盼着有一天安禄山造反了去干死他。

按照李隆基的权谋,除了自己和杨玉环,整个朝野都反感安禄山,尤其是杨国忠,恨不得生剥了他,这样安禄山一定惶惶不可终日,只有加倍的对李隆基忠心寻求安全感.....

自己对安禄山那么好,他造反又没有胜算,没有必要嘛。


...


当然,对于安禄山来说,心里跟明镜一样,除了皇上,人人都要搞他,尤其是太子,皇上一死,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这样一算,造反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李隆基毕竟对自己是有知遇之恩的,可以拖一拖。

但是李隆基一死,安禄山必反,至于以后大唐江山烽火连天,兵祸连绵,李隆基就不想管了,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

人家坑爹,李隆基坑崽。


本来,按照李隆基的谋算,至少自己没死,安禄山一定不会反,但是,错就错在李隆基让杨国忠当了宰相,杨国忠有李林甫的权谋,却没有李林甫的智慧,和安禄山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李林甫能够制衡安禄山,杨国忠绝对没有这个能力。


杨国忠天天对李隆基说安禄山要造反,但是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安禄山还是没有造反,最后说多了李隆基都不想搭理他了,于是自己成了天天喊狼来了的放羊娃,杨国忠心中又是失落又是愤怒,最后灵光一现,想明白了:

你狗日的不反,我就逼你反!

你皇帝不信我?我就让你看看不信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


于是杨国忠找了一批人啥都不干,专门收集安禄山的罪状,还大街小巷的传言说安禄山要做皇帝,已经准备妥当了,说的一个比一个生动,八句真话里面掺和两句假话,接着动不动就让李隆基召唤安禄山回朝廷汇报工作......

杨国忠现在啥都不干,专职要搞自己,还动不动要让自己回长安,安禄山就怕了,因为这个时候他是赌不起的,虽然按照正常的逻辑,李隆基是不会相信自己造反的,但是万一要信了呢?

人最怕的就是万一!

只要李隆基万一相信了,自己就死在长安了,敢去赌吗?

啥都没干大好的皇帝梦就没了,那真的是憋屈死了,最后安禄山横下心来,原来是要等皇帝死,现在不等了,迟造反不如早造反,时不我待,现在就干。


...


公元755年,安禄山终于从范阳起兵造反,称奉唐玄宗旨意率领部队讨伐逆臣杨国忠。

率领各族骑兵、步兵十五万,半夜行军,黎明吃饭,一天前进六十里,浩浩荡荡奔赴长安。


安禄山造反的消息传到朝廷,杨国忠乐得嘴都合不拢,比过年还开心:

你看看,你看看,我说了安禄山要造反吧,你们都不听我的,现在好了吧!

我看你们谁还不相信我?


本章到此结束,近期续更“盛世大唐,为什么在安禄山面前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