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商报副刊 | 骑行之美

深圳商报副刊 | 骑行之美
...

陆小鹿

共享单车普及之后,我爱上了骑行旅游。

早年旅游,我以步行为主。步行的欢畅,在于可以随兴所至地深入到车子无法深入的花园、小径、山路、弄堂……但步行的缺陷也很明显,就是走久了脚会生疼。尤其年岁渐长,连续走几个小时身体就要发出抗议了。

这时,骑行的优势就凸显出来。共享单车随骑随停,可以与步行自由切换,想骑了,就近挑上一辆,骑上就走;不想骑了,就地停靠,又经济,又便当。

我第一次骑行旅游,是在杭州的杨公堤。春天的杨公堤美得似一幅画,道路两旁的梧桐树高大参翠,在头顶会合成一个拱形,遮蔽了晃眼阳光,使我骑出了一身诗意,仿佛穿行在静谧凉爽的森林里。骑行的妙处在于自由,遇见美妙的风景,我就把车停下来,赏一会儿景,休息会再出发,不慌不忙。骑车的速度也全由自己控制,可快可慢。我弓着身子骑了好几个上坡,在坡顶,呼啦啦冲下来,仿佛回到了少年读书时,骑行让我的身体重新充满活力。

喜欢骑行,还因为能看到计划外的风景。去北京时,东交民巷本不在我的游玩计划之中,我心心念念的是想去长安街上骑车,感受下十里长安街的风采。只可惜,长安街管制,只能骑行东长安街一段,没办法,我只好拐到附近的东交民巷,这里曾是近代着名的使馆区,有很多古老而漂亮的使馆老建筑:法国使馆、日本正金银行旧址、圣米厄尔天主教堂……

东交民巷是北京城里最长的一条胡同,不骑车,单靠步行会很累。骑到东交民巷尽头,看到三宝乐面包房。曾听北京老同学提及过三宝乐,说这是北京早年最有档次的面包店,老字号一定要吃一个。我买了最热卖的巧克力牛角面包,站在崇文门西大街上就吃完了。当下心想,现在谁和我提“三宝乐”我不会再问那是什么了,这,就是骑行的意外收获。

在上海时,有时我也会骑行漫游。旅游不一定非要去远方,只要用心,在哪里都能看到风景,收获感动。

今年夏天,听朋友说金陵东路已经拆除了一半,心中惘然。金陵东路,曾经是我们回家乡必经的一条路。在上世纪90年代,我和老公常常在金陵东路1号买船票,然后在外滩十六铺码头登上回家乡的大客船。有时候,从家乡坐船回上海,到达码头时正是清晨,我俩就会去金陵东路吃一客生煎馒头。

找了个周六晚上,约上老公,两个人,一人一辆小单车,沿着金陵东路骑了个来回。金陵东路是上海着名的骑楼一条街,骑楼下的商铺曾经是大家流连忘返的场所,如今,大部分已经关闭,繁华不再,令人唏嘘。我和老公,边骑车边回忆往事,看到从前我们就餐的德兴馆还开着门,欣慰不已。停下单车,去德兴馆里吃碗阳春面,再点客生煎馒头,一次骑行,完成了一场心灵的慰藉。

审读:孙世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