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停!生猪期货连续暴跌,概念股也跟着崩!饲料价格涨疯了,今年养猪还能赚吗?

跌停!生猪期货连续暴跌,概念股也跟着崩!饲料价格涨疯了,今年养猪还能赚吗?

继1月8日上市当天大跌9.12%后,生猪期货主力合约2109在1月11日再度暴跌至停板,A股生猪养殖概念股当日也全面飘绿。

备受关注的生猪期货为何上市后连遭大跌?2021年国内生猪市场又将如何演绎?1月11日,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高级农产品研究员毕慧做客证券时报·e公司微访谈栏目,解析近期生猪市场震荡格局,预测2021年行业趋势。

主力合约有望先跌后涨?

1月11日早盘,生猪期货再现1月8日上市时的爆跌局面。截至当日下午收盘,主力合约2109报跌停,跌幅7.99%,收于26036元/吨。上市仅两个交易日,该主力合约累计跌幅已超过17%。而1月11日,生猪期货2201合约、2111合约也分别报跌7.99%、10.28%。以2109主力合约来看,根据上市时候的挂牌价30680元/吨来算,上市两天已经跌超15%。

...

生猪期货主力合约走势

或受期市影响,A股市场上生猪养殖概念股也遭受重挫。1月11日,天邦股份跌8.69%,牧原股份跌7.93%,傲农生物跌7.03%。

...

猪肉概念股今日走势

“目前市场生猪产能稳步恢复性增长的预期,给生猪价格带来一定压力,同时1月份通常对应的是年内的高点,春节过后需求季节性回落的预期也给猪价带来一定下行压力。在双重因素影响下,期货价格具备向现货价格回归的需求,令生猪期货三个合约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对于生猪期货上市以来的大跌走势,毕慧分析称,阶段性走势来看,通常每年的年末和年中猪价都会处于年内的相对高位,但影响猪价的主导因素往往在需求和供应之间转换。

毕慧表示,每年的11月-次年1月,猪价主要受需求的影响,节日消费和季节性动物蛋白需求增长成为推动猪价的主要因素;年中的6-8月主要受到供应的影响,虽然消费处于年内的淡季,但因出栏量偏低,供应趋紧成为影响猪价的主要因素。因此,从季节性的角度来看,11-1月、6-8月猪价往往容易形成价格高点;2月-4月、10月下跌概率较大。近月2109合约作为主力合约跌幅小于远月,主要是因为2109合约受到季节性供应收紧的带动,整体表现出一定的抗跌性。2111合约反映的是国庆假期过后需求阶段性回落的预期,在三个合约中领跌并最终封于跌停板收盘。

毕慧认为,后市来看,生猪期货价格在经历了首日大跌之后,随着期现价差的逐渐收窄,后市的跌幅或将有所放缓,外购仔猪的饲养成本将成为猪价下行过程中的首个支撑。但考虑到价格重心仍将是以继续下行为主,操作上仍需保持空头思路,下方支撑22000一线。

从中期走势来看,LH2109合约上市后将迎来先跌后涨的走势,分别对应2-4月份的季节性下跌和6-8月份的季节性上涨,因此可以重点把握2021年春节过后价格的阶段性回落,回落空间将受到饲养成本的制约。5月份以后可以适当把握阶段性做多机会,但上涨的高点不会高于2020年。

期货上市对生猪行业意义显着

虽然上市即遭遇连续大跌,但生猪期货对于行业发展的意义显着。

“一直以来,生猪价格波动剧烈且频繁,‘猪周期’给养殖户和产业企业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产业界对于上市期货工具、管理价格风险的需求强烈。在此背景下,生猪期货上市为相关产业提供了全新的避险工具,政府部门也可以依据期货市场价格信号把握生猪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趋势,从而更加有针对性地制定宏观调控政策,科学引导生猪产业调整生产经营的规模和方向,助力实现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目标。”毕慧称,生猪期货上市后,同玉米、豆粕等期货期权一起,形成了从主要饲料原料的种植、加工到养殖等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风险管理体系,生猪养殖企业、屠宰加工企业、猪肉贸易商等生猪产业各类主体可以利用期货工具规避现货价格波动的风险,从而增加产业链上各环节企业经营的稳定性和增长的可持续性。同时,生猪期货将为市场提供公开、透明和连续的价格参考,这有利于养殖企业优化资源配置、合理控制养殖规模,促进整个行业健康发展。

金字火腿(002515)1月11日晚间就公告表示,董事会同意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一年内,公司在5000万元额度内以自有及自筹资金开展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生猪期货作为我国首个活体交割的期货品种,生猪期货交割可以采取车板交割和标准仓单交割。不论是车板还是标准仓单,都是在养殖企业的生猪装车地点进行交割,避免了运输成本,便于养殖企业作为卖方参与。车板和标准仓单两种交割并行,配合每日选择交割和一次性交割制度,理论上可以将指定厂库或指定车板交割场所近两个月的产能转化为可供交割量,有力防范交割风险。

毕慧称,从首批生猪交割仓库名单上看,集团交割仓库包括了牧原、温氏、新希望、正大、正邦、中粮、双胞胎、德康、傲农等全国布局的大型养殖企业集团,未来大商所很可能以分库的形式为集团增设交割仓库。随着龙头企业在期货市场参与度的提高,龙头企业在整个行业中的头部效应将进一步凸显,风险控制能力将进一步增强,加速产业规模化进程。这将提升龙头企业在生猪养殖行业的综合竞争力和权威性,进一步强化龙头企业在行业内的话语权和品种定价权,同时交割库的顺利设立,也将增加龙头企业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便利。尤其在行情存在波动风险时期,生猪期货对平滑猪周期起到积极作用,将助力企业规避风险,实现稳健经营的目标。

2021年猪价整体保持下行趋势

据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系统”监测,经历两个多月下跌后,猪肉批发价格自2020年第47周开始上涨,至2021年第1周,连续7周上涨,从39.36元/公斤涨到45.92元/公斤,涨幅16.67%。受去年12月份以来国内毛猪价格持续上涨影响,猪肉价格出现了连续性的上涨行情,目前已经“追平”去年同期水平。元旦小长假期间,国内毛猪出栏价格连续上涨,华南局部地区甚至已经触及40元/公斤的整数关口,截止目前,节后国内猪价较节前累计上涨2.34%,多地猪价节气期间累计涨幅超过1元/公斤。

“开门红”后,国内生猪价格在2021年将如何演绎?

毕慧认为,根据生猪出栏规律来看,12月份-1月份是年内生猪出栏的高峰期,今年也不例外,短期市场价格虽然仍在利好因素的影响下保持强势格局,但供应量的增长也会对猪价构成一定压力。

2020年全年生猪价格整体处于高位,养殖压栏现象较为普遍,加之猪肉需求量减少,导致了屠宰企业被迫缩减产能,有些屠宰企业开工率与以往正常水平相比,缩减了约50%甚至更多,就导致了生猪需求及价格的整体下降。

虽然年内猪价仍有反弹,但反弹的高点一次低于一次,相比2019年11月份的高点40.98元/公斤,2020年2月份的反弹高点38.3元/公斤,7-8月份的反弹高点37.8元/公斤。随着国内生猪产能的稳步恢复性增长,意味着本轮猪周期的拐点已经到来,未来猪价整体下行将是大势所趋。

2021年全年,猪价整体依然将保持下行的趋势,但下行的空间将会受到自繁自养成本的制约,虽然在年中仍不乏有阶段性的反弹,但猪价整体的运行重心将会保持震荡下行的趋势。

她认为,生猪价格的长期成本支撑主要看自繁自养成本。根据2020年末的自繁自养成本来计算,自繁自养成本集中在14-17元/公斤,这也将构筑长期成本支撑。阶段性走势来看,在2-4月份的季节性回落走势中,外购仔猪育肥的成本将构筑阶段性的成本支撑,参考5个月的外购仔猪育肥出栏周期,根据2020年末的外购仔猪的育肥成本22元/公斤计算,随着2021上半年外购仔猪价格的季节性回落,外购仔猪的育肥成本也将随回落并可能跌至20元/公斤,但受到整个市场补栏积极性较好以及仔猪供应依然偏紧的支撑,仔猪价格在2021年上半年不具备大幅调整的空间,这意味着20元/公斤的价格将构筑2021年上半年的重要成本支撑。

年内生猪养殖盈利仍能保持千元以上

虽然周期下行趋势已经确定,但鉴于当前生猪价格高位水平,2021年养猪头均盈利或依然可喜。

“目前,自繁自养生猪出栏盈利2236.14元/头,环比增加5.6%;外购仔猪养殖出栏盈利 679.71元/头,环比上涨21.66%。”毕慧认为,2020年玉米、豆粕的持续涨价对于下游饲料的压力在逐级传导,自繁自养模式的成本已从2020年初的14元/公斤左右上涨到16元/公斤以上,外购仔猪的养殖成本从年初的18元/公斤左右涨到现在26-27元/公斤。生产效率低、饲料成本处于劣势、非洲猪瘟、新冠肺炎、饲料禁抗、劳动力成本上升、流通成本、检疫成本等各项因素已导致生猪养殖成本被大幅推高。

她表示,按照2020年末全国生猪出栏均价为30.06元/公斤,全价料价格为1.71元/斤,以生猪及饲料价格评估,理论上可承受外购仔猪成本为2226元/头;当前仔猪价格在1200-1270元/头,以当前仔猪价格补栏,需要后期猪价上涨至10.5-10.9元/斤能确保养殖有正利润,或者通过延长养殖时间增加生猪出栏体重来降低仔猪购进成本摊分,实现单位生产成本下降。

2021年整个生猪养殖盈利情况还将持续,但盈利的幅度将会较2020年有所收窄,年内生猪养殖效益仍能保持千元以上的盈利水平。

不过其也提示,饲料成本的上行对于我国畜禽养殖业的影响在不断扩大。截止目前,全国玉米现货市场均价达到了2728元/吨,同比上涨42.4%(南方局部突破3000元/吨),豆粕现货价格涨至3589元/吨,同比上涨了25%(北方局部豆粕报价触及3700元/吨)。

... ...

受玉米和豆粕价格持续上涨影响,2020年以来的第十轮饲料提价已经全面展开。对于养殖企业而言,饲料占到整个养殖成本6成以上,是除了产品价格波动外,直接影响养殖效益的根本因素。目前,受饲料成本上涨影响,生猪的养殖成本同比提高了13.6%,肉鸡养殖成本提高了13.5%,蛋鸡养殖成本则提高了15%左右。随着新一轮的成品料价格上涨开启,生猪养殖成本还将进一步提高,但由于猪价仍然处于高位区间,对于生猪养殖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如果猪价滞涨回落,届时生猪养殖利润受到猪价回落和饲养成本抬升的双重挤压,利润空间被压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