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散文:从画手表到戴手表

乡土散文:从画手表到戴手表


... 乡土散文:从画手表到戴手表

文:杨晓光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手表可算得上稀罕物件,曾是城市青年结婚时的四大件之一。在我的老家昌黎县晒甲坨农村,印象中没有一个人戴手表的。我这个年龄的当年的农村少年,内心深处都留有一段手腕上画手表的美好记忆。用圆珠笔画在手腕上的手表,指针虽然不会滴滴答答地转动,却走过了我们最稚气和纯净的时光。我们戴的第一块手表,是画出来的。画出来的优良质地,画出来的优美声音,画出来的悠远记忆。有位伟人说过: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一张白纸,那块画出来的手表,是赠给童年的勋章。

  第一块手表的问世,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炮火硝烟。一名士兵为了准确掌握向敌方阵地冲锋的时间,把表绑扎固定在手腕上,举起手腕便可看清。他明白,当发起冲锋的那一刻,也许是敌人的退却,也许是自己的牺牲。瑞士一个名叫扎纳·沙奴的钟表匠,听了士兵把表绑在手腕上的故事,从中受到启发。经过认真思考,他开始制造一种体积较小的表,并在表的两边设计有针孔,用以装皮制或金属表带,以便把表固定在手腕上,从此,真正意义上的手表就诞生了。

...

  1979年我考入秦皇岛技工学校,有了自己的固定收入。我们的校办实习场,生产混凝土搅拌机和钢筋调直机。所以学生的助学津贴每月达到17.5元,这在当时普通正式工月工资30几元的年代,已经算得上半个工人的收入了。买一块属于自己的手表,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自己出资一部分,家里资助一部分,没用半年我就戴上了“西铁城”牌防震、防磁、防水的全钢夜光表。当我手捧着心爱的手表时,激动地心情无以言表。大方的表盘,崭新的镀层,轻贴耳边,嘀嗒嘀嗒,秒针走动的声音像是美妙的音乐,晚上还带着绿莹莹的夜光。这是对我付出劳动的赞美呀!秋天到了,天都凉了,而我还要挽起袖子露出心爱的手表,在校办实习场的劳动现场,一边唱着《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一边汗流浃背地加油干。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手表也越做越精美。走进商场的手表柜台,大牌名表已不稀奇。进入小批发市场,手表也是随处可见。女士有项链表、手镯表、戒指表,儿童有各种动物形状的手表,情侣有名贵精良的情侣表。电子石英表,机械精工表,品类多种多样,款式美轮美奂,性能各有千秋。

...

  BP机的出现,特别是手机的出现,对手表产生了颠覆性的冲击。但是我在使用了各种记时工具后,仍然对自己的第一块手表情有独钟,尽管它的款式已经老旧,外壳已经换了数次,零件已经磨损,甚至还常常慢上一两个小时。然而,我还是习惯性地喜欢时常取出来仔细欣赏一番,让它把自己带回到那令人回味的学生时代、青年时代。

  手表在围绕着圆心马不停蹄地奔走中,做了许多个梦,也追寻着许多个梦。它需要这些梦,热爱这些梦,所以它会不厌其烦地去寻梦、圆梦。我也想变成表盘上的“三支针”,围绕着最初的圆心,一次次出发,不停地转动,永远在路上。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联系删除。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收录乡土、乡情、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愁文学公众号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公众号:xiangchouwenxue,关注我们。